爱去小说网 > 西游之大道宝瓶 > 第三百零五章 求救

第三百零五章 求救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西游之大道宝瓶 !

    李世民的发问却让金蝉子一愣,他看见了对方眼中炙热的火焰,又有哪位帝王能够拒绝长生的诱惑,只可惜有着人神之约,帝王无法修行。但李世民明显很关心大唐日后的国运,因此发问。

    “不瞒陛下,佛祖的确能知过去未来之事,但大唐国运乃是人道,佛祖超然世外,并未曾提起。”唐僧摇了摇头道。

    李世民的脸上闪过一丝遗憾的神色,状似无意的提及道:“唉,也怪朕知道此事太晚,若非袁卿提及也未曾想到,当初便应该让你问问的。”

    唐僧这才明白为何李世民要这般问了,如果他还是以前的唐三藏恐怕也只会轻轻一笑将此事抛诸脑后,不过如今的他可是恢复了记忆的金蝉子,眉头微微一挑计上心来,于是笑着说道:“可是袁天罡袁大人?”

    李世民笑着点了点头,却见唐僧接着说道:“其实陛下想看大唐国运,用不着问佛祖,袁大人乃是道门大贤,精通卜算,最擅长的便是测算天机,自然也是能够推算出国运。”

    李世民闻言,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也知道袁天罡的本事,却一直没想到此处,如今被唐僧提醒立马便反应了过来。

    唐僧见此悄悄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是对这家伙多嘴的报复。

    等到袁天罡知道这个消息顿时便愣在了原地,他没有想到一向刻板老实的唐僧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本来此事便是李世民感觉自己渐渐衰老,突然起的心思,袁天罡却是清楚这就是件苦差事,不说卜算过程中的艰辛,就是这庞大的因果自己也承担不起啊。

    因此便将皮球踢给了佛门,想着以唐僧的为人断然不会因此难为自己,谁料到唐僧觉醒前世记忆,曾经的刻板和老实早已消失不见,暗地里阴了他一手。

    如今却成了骑虎难下之势,毕竟自己身为臣子岂能随意拒绝当今圣上的请求,他第一次深刻的领会到为何前辈们都要隐居山林,不愿轻易牵扯进这朝堂之中,果然如同泥潭,难以脱身。

    赶紧跑回家求见自家叔父袁守诚。

    此时的袁守诚正与李淳风两人在院中下棋,黑白棋子纵横之间,仿佛有另外一片天地,院中有一棵梨花,如今已是盛夏,这梨花却依旧开得无比的灿烂,清风拂过,便有白色的梨花随风飘落,缓缓的掉在石质的棋盘上,但很快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轻轻推到地上。

    “师兄这次行事有些大意了,这人道气运之事岂是能够轻易掺和的,如今虽说将此事推至佛门,却不知能否过关。”李淳风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

    “唉!我等修行人一但入红尘便要时时见心明性,排出外魔方能精进,你师兄这些年在人间被奉承惯了,心中生出了自大之心,如今劫难来临,还不知该怎么度过。”袁守诚亦是轻叹。

    李世民想要测算国运之事,早已被袁天罡告诉了两人,两人因此对于他的做法不太赞同,毕竟佛祖是何等人物,若是他心生不喜,自己这些人只不过是蝼蚁罢了,如何有还手之力。

    正在此时耳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回头望去便看见气喘吁吁的袁天罡,正一脸无奈的站在门外。

    袁守诚见此微微叹息的说道:“可是之前的事情出了变故?”

    袁天罡一脸惭愧的说道:“不瞒叔父,那唐僧在御前言说我等最擅卜算天机,观测国运,根本用不着去灵山求见佛祖。”

    “陛下可是意动了?”

    “陛下虽未明说,但也在我面前感慨自己时日无多,唯一便是放心不下这大唐的未来,希望我能够解惑。”袁天罡苦笑了一声。

    “让你平日藏拙不要卖弄,你就是不听,被人吹捧几句就飘飘然,在大唐闯下了偌大的名头,以至于陛下也对你的能力深信不疑,如今自食恶果了吧。”

    “叔父所言极是,是侄儿平日里孟浪了,如今灾祸临头,侄儿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袁天罡拱手施礼说道,言语恳切,希望自家叔父替自己寻个主意。

    袁守诚却也是苦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主意,虽说我等擅长卜算,但一国之运岂是那么容易观看的,一着不慎便是身死道消,永世不得超生,更何况如今天地大变,天机混沌,以我们的实力又怎么可能完成,你在这里稍待,我这就前往龙虎山见一见道门长辈,看看他们可有办法。”

    在袁天罡期待的眼神下,袁守诚出发去了龙虎山。这一去便是数日,等到李世民再次暗示袁天罡测算国运之时方才回到长安。

    等见了自家叔父,袁天罡大惊失色,短短数日,自家叔父便好似苍老了很多岁,原本花白的头发更是一片雪白,气息更是萎靡不振,也不知道这些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袁天罡连忙过去扶住自己的叔父,关切的问道:“叔父您这是怎么了,可是路上遇到什么妖魔鬼怪了?”

    袁守诚轻轻摆了摆手道:“没事,只是借助本门摘星台演算天机受了反噬。”

    袁守诚说的很轻,但是袁天罡的脸色却是极其的难看,眼神里更是充满了自责,他知道叔父演算天机只可能是为了自己的事情。

    也不问结果是什么,连忙和李淳风将有些虚弱的袁守诚扶进房间。

    等闭上大门,只见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含热泪的说道:“侄儿无知,轻涉红尘,如今身不由己反倒累得叔父如此,真是百思不足以赎罪。”

    袁守诚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大碍,休养一段时间便好了,你也用不着太自责,不过经此一事你也该悟了,这万丈红尘也该做个了断了。”

    “侄儿明白,等此间事了侄儿便假死脱身,回转山林,再不入红尘半步。”袁天罡斩钉截铁的说道,此次之事让他终于明白因果的可怕,自己入了这红尘,风光了这么些年,被这人道的繁华迷了双眼,以至于陷入如此境地,如今想来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迷失了本心。

    袁守诚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也知道有了这次的教训,自己这位侄子总算是彻底的了断了红尘,可以安心修行了。

    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到山门之中诉说此事,诸位长辈亦是无能为力,如今天机混沌,三界波涛汹涌,谁也不敢冒这个风险。无奈之下我只好借了摘星台,斋戒七日,焚香沐浴,演算天机,这才窥得一丝生机。”

    袁天罡听到此话,眼神都明亮了起来,他连忙问道:“生机在何处?”

    “此事天下间能够做到的凤毛麟角,而能够抗的住人道气运反噬的却只有一人,便是如今的在世圣贤。”

    “茶圣?可是他并不擅长推演天机啊,即便境界高深但这毕竟是术业有专攻的事情。”袁天罡有些不解,陆羽的话确实不怕人道气运会反噬,但从未听说这位会观测国运。

    “这我便不知道了,反正生机就在他身上。”袁守诚轻轻说道。

    “师兄莫不是忘了了,宫中还有那位女帝,我们可以通过她拜见茶圣,当面询问,总比在这里瞎猜的要好。”还是李淳风出言给出了提示。

    袁天罡这才恍然大悟的说道:“对对对,我竟然把她给忘了,师弟你收拾一下待会我们就去见她。”

    傍晚时分,看了一天好戏的武媚娘心情很不错的向自己的住所走去,如今的她早已长大成人,身形彻底张开,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丽。

    等到了门口便看见恭恭敬敬站在那里的袁天罡师兄弟,脸上挂起了一丝笑容问道:“今天是什么风,把你们两位高人吹了过来。”

    话虽如此,但言语中却并没有太多的尊敬,毕竟有了陆羽珠玉在前,这两人的修为就有些不够看。不过那一颦一笑间的美丽,即便是两位修行高深之辈也不由的动容。

    袁天罡却是顾不得自己的面皮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说道:“还请武才人出手救我一救。”

    武媚娘却是被袁天罡这动作搞蒙了,他虽然对这两人的实力不以为然,但心中却是清楚他们还是有真材实料的修行者,又有什么事能够求到自己的头上。

    不过转眼间便想清楚了,既然不是求自己,势必是想求先生,想来也是,这遍观天下也只有自家先生有这个实力了。

    “道长快快请起,小女子何等何能感受道长一拜,我只不过是一介女流,身困皇宫宛若囚鸟,不得自由,又哪有什么本事能够救得了道长这样的仙人。”

    袁天罡一看武媚娘的表现,情不自禁的在内心感叹,到底是潜龙,随时随地都在卖弄权术,或许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不过事已至此,袁天罡心里很清楚,自己不可能空口白牙便让武媚娘这样的人物帮忙,势必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因此咬了咬牙说道:“若是姑娘愿意帮忙,袁某发誓替姑娘办三件不违本心的事情。”

    武媚娘一听,心中大喜,但脸上却依旧不露声色,她轻声说道:“道长这是何意,有什么事吩咐小女子一声便可。”然而却未曾拒绝袁天罡的提议。

    一旁的李淳风听得不由的张大了嘴巴,只可惜他的双眼已瞎否则一定要看看这女子究竟是何等人物,这手段真是信手拈来,毫无违和感。

    袁天罡亦是感叹,到底是真龙天子,这手段心性脸皮让他这个老道士有些自愧不如。

    不过武媚娘的确是个言而有信之人,既然答应了袁天罡的条件,当天夜里便将手中的一道符咒烧毁,这是自家先生临走时留下的,一但烧毁他便能立刻感应到。

    与此同时,落霞山中,陆羽正在潜心修行,至于陆询复国之事全权交给了刘青云操持,对于自己这位大弟子的能力品性,他向来是十分放心,而且他也有意让刘青云借助这次机会再次激发一道五气。

    这时突然心有所感,是自己留给武媚娘的符咒被焚烧,轻轻皱了皱眉头,发现自己留给她的保命手段并未被激发,说明并不是遇到了生死危机,于是放下心来。

    腾云驾雾来到长安,便看见了恭迎在那里的袁天罡师兄弟,心中便已明了,十有八九是这师兄弟二人有事相求。

    等到落下云头,袁天罡与李淳风便赶到陆羽身边,施礼迎接。

    陆羽笑着客套了几句便步入正题开口询问原因,袁天罡自然是将此事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

    陆羽不禁笑着说道:“你还以为他是当初那个和尚啊,一个能够被称为轻慢佛法的人,你认为会忍气吞声,没上门找你麻烦就不错了,如今的你可是挡不住那和尚的一拳头。”

    袁天罡这才恍然大悟,自己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望了唐僧既然登临灵山胜景,面见佛祖,自然是洗去尘埃修成正果,恢复本身。而他的本身可是传说中那位玩世不恭,轻慢佛法的金蝉子,也难怪会这般行事。

    “惭愧,老道自诩擅长卜算天机,未曾想终究是阴沟里翻了船,竟然漏掉了这般考量。”袁天罡十分懊悔的说道。

    陆羽却是摇了摇头,他知道袁天罡这是被六欲红尘迷了眼,这才疏忽大意,因此轻声说道:“人间虽好,若不能时时刻刻照见本心便会堕入劫中,再难脱身。”

    “先生教训的是,晚辈也是醒悟自己贪恋红尘以至于落入这个田地,实在是咎由自取,只求先生看在往日情分出手相救,此间事了,晚辈也打算归隐山林,不再贪恋这红尘。”

    陆羽微微思量,这观测国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涉及了时光的奥秘,但对于自己而言却并非太 难的事情,毕竟自己有幸目睹时光与命运长河,沾染了一丝气息,若是借助袁天罡和李淳风的卜算手段,说不定能够再次进入那种玄奥的境界,这种情况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陆羽并不想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