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 第867章 分离

第867章 分离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

    听到果果的话,江煜鼻头一酸。

    他伸出长臂,用力将厉双儿和果果抱进怀里。

    晚上,厉双儿将果果哄睡着后,来到江煜的病房。

    她到江煜的病房浴室里洗了个澡,没有带睡衣过来,直接穿了件他的黑色衬衣。

    江煜看到从浴室里出来的女人,他喉结动了动。

    “双儿,你是想直接要了我的命?”

    对她,他从来没有什么抵抗力。

    自从得知果果的存在后,两人就没有过亲密接触了。

    看着江煜幽深的眼眸,厉双儿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别想那些。”

    江煜挑了下眉梢,俊美的脸上变得玩世不恭,“难道你不是故意来勾引我的?”

    “没有,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

    厉双儿掀开被子,躺到江煜身边。

    她拉住他的大掌,搂住自己的细肩。

    江煜喉结滚了滚,“双儿,你这是在考验我!”

    厉双儿指尖戳了下他的胸膛,“你现在什么情况不清楚?等你好了,我随你怎样都行!”

    江煜闻言,浅棕色的眸子,黯淡下去。

    他握住厉双儿细白的手,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虎口,嗓音低哑地道,“双儿,我说过,要面对现实,我这种情况,想要好起来是不太可能了!”

    他只能尽可能多撑段时间,看能不能将那个幕后黑手抓住!

    听到江煜的话,厉双儿心脏一阵窒息般的绞痛与难受。

    她将脸埋进江煜胸膛里,声音闷闷的道,“我不要接受现实,江煜,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真的很难活下去的!”

    江煜双手捧住厉双儿的小脸,他微微叹了口气,“你千万别想不开,现在你有果果了,你若是有什么事,他以后怎么办?”

    厉双儿双手环住江煜的脖子,泪水从眼眶里涌了出来,“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你!阮阮都还没有下定论呢,你千万不要放弃自己!”

    江煜眼神无奈地看着厉双儿,他抬起骨节分明的长指,将她脸颊上的一滴泪水擦试掉。

    “好,我答应你。”

    听到他终于不再说丧气的话,厉双儿破涕为笑。

    厉双儿吻了吻他的唇角,“我们说点开心的事吧!”

    “嗯,你想说什么?”

    “等你好后,我们一家三口出去度假,我和你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还没有好好度过一次假呢!”

    江煜扣住厉双儿后脑勺,“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我想吻你。”

    厉双儿还来不及说什么,江煜就深深地吻住了他。

    厉双儿云里雾里时,衬衫扣子差点就被男人解开,厉双儿连忙制住男人的动作。

    “江煜,你别乱来!”

    江煜重喘了口气,“厉双儿,你真是要折磨死老子!”

    厉双儿眨巴着眼睛,“要不,我回果果的病房?”

    “不许去!”

    厉双儿点了下头,“那好吧,我们早点睡?”

    两人刚准备休息,病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厉双儿连忙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和着装,抿了抿唇瓣后开口,“请进。”

    门被推开,一张纤尘绝色的小脸,出现在厉双儿和江煜眼前。

    温阮过来了。

    看到温阮,厉双儿眼里露出惊喜。

    “阮阮——”厉双儿刚要下床,腰肢一紧,江煜又重新将她拉进了怀里。

    “你没看到她后面还有一个人?”

    厉双儿这才发现,霍寒年也过来了。

    “你确定要穿成这样下床?”

    温阮见厉双儿穿着江煜的衬衫,她笑了笑,重新将门关上。

    厉双儿赶紧拉开江煜搂在她腰间的大手,到浴室里换上自己的衣服。

    厉双儿将病房门拉开,看着温阮和霍寒年,热情的跟他们打招呼。

    说实话,霍寒年不是很想过来。

    他对江煜没什么好感。

    毕竟当年江煜不是什么好货色。

    “你进去,我懒得看他。”

    温阮无语地看了眼男人,都这么多年了,他咋就这么小心眼呢!

    厉双儿将温阮拉到一边。

    “阮阮,拜托一定要尽全力救治江煜,我真的不想失去他!”

    温阮点了点头,“我前段时间弄了个专门针对江煜病情的研究室,我这次过来,打算带江煜过去。”

    厉双儿闻言,眼睛一亮。

    但温阮接下来又说了句,“但研究所的成员,包括我在内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成功率不高,但也绝对比江煜就这样等死要好一些。”

    “你先和江煜,还有江家人商量一下,看他要不要冒这个险?”

    “另外,救治的这段时间,是不允许家属探望的,你们也要随时做好心理准备!”

    厉双儿点了点头。

    回到病房,厉双儿将温阮的话,转达给了江煜。

    她又打电话叫来江老爷子。

    至于江父江母,他们向来偏心,厉双儿没有通知他们。

    江老爷子闻言,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去,只要还有一线希望,都要让阿煜过去!”

    江煜紧皱着眉头,“看能不能让温阮再拖段时间,我要先揪出——”

    “江煜,阮阮说你这种情况,要尽快过去治疗,不能再拖了。”

    江老爷子点头,“其他事,都不及你的命重要!”

    “可——”

    “别可了,你明天就跟着温神医过去!”江老爷子一捶定音。

    翌日。

    江煜跟随温阮,霍寒年一同前往K国。

    昨晚厉双儿跟江煜睡在同一间病房,但他醒来的时候,她却不在房间了。

    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手机关了机。

    霍寒年的专机飞行时间是定好的,还有十分钟,就要起飞了。

    江煜没有看到厉双儿的人,显得有些狂躁和不安。

    “你们先回去,我晚点再坐专机过来。”

    温阮早上替江煜把了脉,他的病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需要治疗的地步。

    一分一秒,都不能再拖了!

    “江煜,很多时候机会错过就是错过了,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双儿和果果考虑!”

    专机停在医院楼顶,江煜频频看向身后。

    一直没有见到厉双儿的身影。

    没有看到她,他离开都不安心。

    就在江煜即将踏上飞机的一瞬,厉双儿的声音传来,“江煜!”

    她气喘吁吁的,像是一路飞奔而来。

    江煜用力将厉双儿抱进怀里,“你去哪了?”

    厉双儿从江煜怀里出来,她将一个东西交到他手中。

    看到厉双儿塞到他手心的东西,江煜狠狠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