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终极武力 > 第956章 先杀谁都一样

第956章 先杀谁都一样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终极武力 !

    第九百六十三章先杀谁都一样

    眼见着王越举手投足间,轻描淡写就把一个赤红龙旗麾下最精锐的斥候踢碎了脑袋,就算是布日固德和阿都沁这几个人无一例外都是杀人如麻,经历过无数生死考验之辈,早就见惯了死亡,心如铁石一样的冷硬。但此时此刻,却也一个个俱都当场倒吸了几口冷气,脸色不由为之大变。

    同时,也都情不自禁的感到自己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抽搐,隐隐作痛,就好像王越的那一脚在踢碎自己同伴脑袋的瞬间,自己的脑袋也感同身受,体会到了那样的痛苦!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些人到底也不是一般人,尤其是那个阿都沁面容阴鸷,眼神冷厉,虽然也被王越吓了一跳,可他回过神的速度不但最快,而且人一精神过来,眼睛里面的瞳孔立刻就缩成了一跳竖线。活脱脱就像是一条蛇。

    “你找死!”

    阿都沁整个人的身体在这时候都在快速的抖动着,眼神中的光芒死寂而灰暗。说话时舌头时不时的还探出唇外,发出嘶!嘶!的吐息声。再配合上他眼睛里的瞳孔,给人的感觉,这个人就像是一条毒蛇成了精似的,令人一眼看过去,就忍不住浑身一冷。

    而事实上,这个人也的确和正常人不太一样,不但外观阴冷,不似人类,而且就连和人动手时走的也完全是阴狠毒辣的路子。相比之下,如果说布日固德练得是大开大合人马合一的军中杀法,是将步战和马战极好的融为一身的体系,那么阿都沁就是军队中那种专门训练出来的死士,冰冷如蛇又狡诈如狼。

    是以,在面对着王越的时候,他一出手,隔着几步之外,一翻手腕就先朝王越来了一记袖箭。崩!的一声轻响,机簧弹动,一支比普通钢笔长不了多少的细箭就已经从他肋下闪电般的射到了王越的哽嗓咽喉。

    和同伴的之前射出的手弩相比,阿都沁的袖箭显然制作的更加精密,不但发射的力道更大,速度更快了三分,而且箭身通体都做了哑光处理,在当下这种黑暗的环境下非但没有一丁点的反光,且箭身上还錾刻了十分细致的螺旋纹路。

    短箭一射出来,声音细微,还在剧烈旋转,在这种距离内,一般人别说看到,就是听到机簧声音的时候,肯定就已经是躲不过去了。更不要说他发射袖箭的方法也是相当的隐蔽,手放在一侧身体的肋下,借着翻腕扭动的时候,以肌肉碰触开关进行发射,正常人就算看到了他这个动作,也只会以为他是在摆什么姿势,拳架子。

    而事实上,这种袖箭就是赤红龙旗麾下斥候配备的那一种手弩,只不过是被阿都沁结合自身的一些所学和习惯做了一些改动。然后在使用时,他用的手法则是出自于黑天学社,是一门独有的暗杀技巧。

    如果是一般高手,看不到他的动作,被他的手法所蒙蔽,结果自然是一箭毙命。而更厉害一些的人,就算看破了其中的猫腻,可距离这么近,那么十有八九也是躲不开这种机簧发射的小箭!

    但是,王越是什么人?拳法武功已入上乘,精神心意又敏感无比,任是阿都沁如何掩饰杀手,对他来说也好比掌上观纹!因此,几乎就在阿都沁扣动开关的那一瞬间,王越的身子就已经先一刹那向旁边侧了一下,然后将踢碎对方同伴脑袋的那条腿向下一落!

    呜!的一声怪啸,就踩向了阿都沁。他的这一招虽然只是顺势而为,并没有定式,也不是什么大有说法有名堂的杀招,可此时被王越用出来,却是势如巨象踏山一般。一脚落下来,破开空气,发出的爆裂声连成一串,听到耳朵里就仿佛是被他踩爆了什么有质无形的东西一样。

    烈烈风鸣,简直不可描述!

    但就是这样的一脚,阿都沁居然在最关键的那一瞬间,弯腰后拱,一下便将整个人弯成了一张弓也似,然后双手齐出,啪啪两下,接连在挡在自己身前的同时按在了王越落下来的小腿上面。

    然后,王越这一只脚落地,后脚一蹬,立刻就转成了一个弓箭步,膝盖很自然的向前一顶一送,阿都沁整个人顿时就被震得离地三尺向后足足飞出了三四米。

    “咦?这家伙的功夫,有点古怪啊?好像不是前朝军中的路数!看他刚才这一下,居然能挡住我这一脚,其化劲卸力,接引转化的手法,倒是有点儿黑天学社里那些西方刺客和杀手的意思了。”

    王越这一脚踩下来,紧跟着向前膝盖一送的长弓箭步,看似不起眼的几个动作,实际上骨子里却是和六合拳一脉相承,用的是正宗的六合归一的打法。最后膝盖一顶,浑身上下的劲凝聚在一处,真要撞在实处,就是一堵墙也能轻轻松松的撞个大窟窿出来。

    可这个阿都沁居然接下来了!虽然人也是被当场撞出三四米之外,可看眼前这样子,却明显没有受什么伤害,只从这一点上看,就足以证明这家伙的实力不但厉害,而且还是个与人交手实战经验特别丰富的,尤其是擅长刺客那种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战法。

    黑天学社,是日不落本地流派中最擅长刺杀的派系之一,本身的源头里就有古代宫廷蓄养的死士和杀手的成分,技巧多变,波诡云谲。

    就像是阿都沁刚才这一下的卸力的手法,本质上其实和唐国内家拳中的接引挪移的功夫有些相似之处。

    尤其是再配合上阿都沁身形如蛇般柔韧的身体,两下一合,顿时就能在几乎不可能间,及时的挡住了王越一记那近乎于不讲理一样的可怕力道的爆发。

    所以,这一下他虽然也被王越一下撞飞了好几米,但瞬息间的应变,双手先一刹那的按住,然后再顺势离地飞出,这一连串的变化,也的确是在极大的程度上化解了来自于王越的伤害。

    而且,他的身体柔韧,就像是练了不知多少年的柔术和瑜伽一样,浑身关节都在受力的同时如同弹簧般的被压缩,因此就特别能吃劲儿。否则,他也根本不可能挡住王越这宛如天马行空般的一脚。

    “这人的功夫虽然未必就有多强,但临场反应,随机应变的这股劲儿却是相当了得的。只凭这一份本事,在我遇到的这么多对手里,他就已经比绝大多说人要难缠了。”

    一个弓箭大跨步,顶的阿都沁离地三尺,飞退而出,王越虽然有些诧异于对方居然能接得住自己这一下,用的似乎还是源自于黑天学社内的某种手法技巧,但此时此地,他也只是在心里转动了几下念头而已,并没有立刻就追杀上去,一口气打死。

    因为,这时候他对面的敌人可不只是只有这么一个,还有之前刚拿了弩箭射他的三个赤红龙旗的飞鹰斥候。

    而且,与此同时,刚被王越打残废了一条胳膊的那个布日固德,也挥动着一柄黑漆漆的刺剑,重又返身扑了上来!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生性实在彪悍,刚刚连滚带爬的躲过王越的追杀,一条胳膊都断成了好几截,居然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压制伤势,强忍着痛苦又纵身反扑回来。而且他这一次反攻,显然也是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绝不贪功冒进,而是和前面的三个飞鹰斥候相互配合着,两两一组,各持利刃,结成了两个军中最简单实用的鸳鸯阵来进行围攻。

    而面对于此,就算是王越拳法如神,这时候也不得不打消了追杀阿都沁的心思,转而提起大部分的精神来应对眼前的这四个人来。

    因为战斗到现在,对方剩下的这几个人毫无疑问都是真正的高手,而且每个人都有武器在手,加上军中的杀法又极其注重彼此间的配合,几个人这一联起手来,杀伤力势必也会顿时剧增。

    王越虽然不怕,可这是在战场上,任何形式的疏忽大意都有可能被人所乘。是以,一见对方这几个人朝自己围了上来,王越便也主意一改,打算先解决了这四个人后,再去杀阿都沁。

    反正对方的人都已经在这里了,先杀谁,后杀谁,也没有多大的分别!

    “七叔,你别动,让你看看我的拳,和从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身形蓦地一转,王越第一次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站了个三七步的架子,眼睛看着对面,可话却是说给这时候已经处理好后面的事情,带着苏水嫣和常衡来到近前的苏明秋的。

    而苏明秋又是何等的眼力,自然也是一眼就看穿了此时场中的形式,知道围攻王越的这五个人无一不是高手,正打算上前助战,却不想王越人还没有回头,却早已发觉了他们的到来,当下连忙出声制止。却是想要拿布日固德和阿都沁这几个人当陪练,借此时机好在实战中验证一下自己这几天刚从“阴符阳火水炼真形”这门练法中悟到的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