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 138.现在(二)

138.现在(二)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

    防盗章, 全文购买40%为门槛。  “啊。”陆朗一如往常地躺在床上滑手机时突然喊了一声,而桌边的苑晓阳也一如往常地没有反应。他继续道:“苑晓阳,你明天下午有没有空?”

    “要兼职。”苑晓阳道。

    “哦……”

    陆朗烦躁, 明天是一个朋友的生日,邀他去一起庆祝。他和这朋友虽然不像和唐吉祥、周强那样老混在一起, 但交情还算不错, 不参加说不过去。

    “你真没空?”陆朗不死心又问了一次。

    “没空。”苑晓阳停笔看他, “你想干吗?”

    “要给人庆生。”

    “那你去呀。”

    陆朗自然是不会承认你不陪着我去我心里没底,只是臭着脸哼几声,一副多哼几声苑晓阳就会突然播出空来似的。

    苑晓阳被他哼得无奈, 说道:“你不想去就别去。”

    “我想去。”

    “那你去。”

    陆朗又哼哼, 两人鬼打墙了好一会, 最后苑晓阳还是不去,只是他答应陪着陆朗出门买礼物,陆朗这才勉为其难地接受。

    第二天, 苑晓阳到了商场。

    今天他依旧穿着陆朗所说的“好学生”装,一件干净的白色T恤,一件黑色长裤, 在配上他的书包, 就彷佛刚从补课班下课、无意路过商场的好学生。

    他和陆朗约在了商场门口见,可到了商场他才明白, 商场的门不止一个, 有好多个入口, 他根本不知道该在哪个门口等。

    他没有手机, 也不知道怎么和陆朗联络,只能傻站在那。

    等了一会,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苑晓阳心里越来越着急,犹豫片刻后决定去找找。

    八月尾巴的商场全是来告别暑假的学生,从大学到初中,一堆年轻人三两成群。

    苑晓阳独自一人走在人群中,他不知道该如何找起,只能绕着商场外围一路东张西望,想找到那个高大英俊的身影。

    这一带全是商场,商场与商场间的人行道上有商家活动,还有街头艺人在表演,人潮不比商场里少。

    苑晓阳看着大家都跟着朋友,就只有他一人无头苍蝇似的找着,心里越发着急,也越发害怕。既怕真的找不到陆朗,又怕陆朗找不到他而生气。

    迎头走来几个初中生,初中生们正和对方打闹着,完全不在意旁人的眼光,时不时还要追着对方打一段,惹得旁人看到他们便绕路。

    然而苑晓阳正到处想找陆朗,没有留意到他们正朝着自己的方向来,走着走着竟是与其中一个正追着人跑的初中生撞上了。

    初中生跑得太快,苑晓阳连声音也来不及发便被撞得跌倒在地,那撞到他的初中生也跌了一交,摔在旁边。

    “你挡在那干什么?”初中生回过神来后不悦地朝着苑晓阳抱怨,“走路不看路!”

    苑晓阳被撞得眼冒金星,根本没办法回他。混乱之中,苑晓阳依稀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朝着他走来。

    他再努力一看,果然是臭着张脸的陆朗。

    陆朗生气了,苑晓阳一颗心提了起来,再无心去理会那个初中生。

    “眼睛长在屁.眼上了是不是?”陆朗还没走近便厉声骂道,苑晓阳以为陆朗骂的是他,吓了一跳。

    “对不起……”苑晓阳小声道。

    然而陆朗继续骂了,但是朝着他身后的那个初中生骂:“这么爱跑怎么不上奥运跑,在这瞎跑找揍是不是?”

    陆朗帅是帅,但人高马大的,黑起脸骂人时压迫感十足,那初中生被他那么吼了两句,本来还想耍赖,顿时连句话也不敢说,灰溜溜地跟着同伴跑了。

    周围的人全都注意着他们这边的动静,陆朗阴沉地朝周围看了一圈,众人瞬间挪开视线。

    事情发生得很快,也结束得很快,短短几秒钟便结束了,苑晓阳还来不及爬起来,一脸茫然地坐在地上。

    “傻子啊!”陆朗看苑晓阳一副可怜样,拍了下他的头,低声道,“你也不看路,遇到那种熊孩不会闪着点。”

    苑晓阳知道自己也有错,沮丧地低头。

    “蠢羊,摔疼了没?我看看。”陆朗抓起他的手一阵检查,见只是红了一点后又放下,“还行,没伤,你脚疼不疼?”

    苑晓阳摇头。

    陆朗拉着他站起来,看他的表情和挨骂的小孩一样,有些无奈:“又没骂你,委屈什么。”

    “你刚才不是骂了吗……”

    “我骂你什么了?我不就是……”不就是关心你吗?陆朗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只是哼了两声,伸手揪了揪苑晓阳的毛发,“是谁说我温柔善良的?我这不就挺温柔善良的?”

    苑晓阳的书包被刚刚那么一撞掉在了地上,陆朗为了表示自己的温柔善良,随手帮他把书包拎起来。

    然而才一拎,就听“哗啦”一声,书包竟是裂了,书从底部全掉了下来。

    苑晓阳:“……”

    陆朗:“……”

    “你这包也太烂了吧?”陆朗尴尬。

    “底部缝过了,可能刚才被撞到,裂了……”苑晓阳也很尴尬。

    陆朗回头,刚才那群初中生早跑得不见踪影。他道:“算了,你用我的。”陆朗把自己的包扔给苑晓阳。

    苑晓阳一看那个包是名牌的运动背包,连忙摇头,说道:“书我抱着就好。”

    陆朗瞪了苑晓阳一眼,苑晓阳一抖,连忙点头。

    陆朗满意,殊不知刚才自己的表情超级凶。

    虽然说陆朗要苑晓阳陪他买东西,其实他早已想好要买什么,现在就只是瞎逛。

    他路过某家服饰店,突然停下了脚步。苑晓阳跟在他屁股后面走,他一停下就撞在他身上。

    陆朗回头瞪了他一眼,拉着他进了店里。

    “你要买衣服?”苑晓阳糊里糊涂地被拉进去,跟着陆朗在里头绕来绕去。

    陆朗不说话,只是拉着他到处找,找了一阵陆朗停下脚步,拿了一套衣服递给苑晓阳道:“你试试。”

    “啊?”苑晓阳看到架上的价格后立刻摇头,“不要。”

    这店是平价品牌,对大众来说价格亲民。然而对苑晓阳来说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他一整年都不一定会买件衣服,向来是衣服小了、再也穿不了了才会在菜场买件,根本没想过要来商场买。

    “让你穿你就穿。”

    “不买就别试了吧……”

    “我买行了吧。”

    苑晓阳还是摇头,陆朗皱眉道:“你刚才撞我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你想被当众揪毛是不是?剃毛秀?”

    苑晓阳再次被恐吓,只好抱着衣服进了试衣间。

    试衣间里,苑晓阳无奈地看着也挤了进来的陆朗,但陆朗一脸理所当然,就想跟他挤在小小的更衣间里。

    苑晓阳无语,只好开始脱衣服。

    陆朗倚在门上看他,脸上带着恶趣味的笑容。

    这店里已经开始卖秋装了,陆朗给苑晓阳拿的衣服不是什么日常衣服,而是一件毛茸茸的上衣,还有一件毛茸茸的裤子。

    他刚才在橱窗里看到这衣服时就觉得适合苑晓阳,觉得苑晓阳不试一下过意不去。

    苑晓阳的皮肤很白,脱掉衣服后到处都白嫩白嫩的,就像个小雪人,陆朗伸手掐了他一把。

    “哎!”苑晓阳控诉地看了他一眼。

    “换呀,看我干吗?”陆朗还是一脸理所当然。

    苑晓阳无可奈何,只好继续换衣服。

    他先换上裤子,最后再把那毛茸茸的衣服从头上套了进去,换好后顶着一头乱毛无奈地转过来面向陆朗。

    陆朗一看,露出一个得逞的笑。

    陆朗拿的衣服的尺寸比较大,穿在苑晓阳身上宽宽肥肥地叠在一起,上衣和裤子间看不出界线,就像穿了连身服。

    那衣服是奶白色的,由短短卷卷的毛构成,就像羊毛一般。搭配上苑晓阳的卷毛和小小的委屈的脸,画风完美地融合。

    “简直是绵羊成精了。”陆朗满意地下了评论,“咩一声听听。”

    拍完照后苑晓阳以为终于结束了,没想到他把衣服脱了后,陆朗抓起衣服便要去结帐。

    “你别买!”苑晓阳赶紧抓着他。

    “为什么不能买?”陆朗看着他,“说服我。”

    “我……”苑晓阳想说你别花钱乱给我买奇怪的衣服,但想想陆朗也没说这是要买给他的,他阻止陆朗很像又有点自作多情了。想了想,苑晓阳最后换了个说法,说道:“这和你穿衣的风格不一样。”

    “和我穿衣的风格不一样又怎么样?”陆朗挑眉,“我说我要穿了?”

    “我就买来睡觉时抱着,像抱着绵羊一样。”陆朗居高临下地用着不怀好意的表情看着苑晓阳。苑晓阳迟疑地点点头,算是信了,没想到陆朗又凑近了一些,低声道:“当然,我不穿,不等于我不逼人穿。”

    陆朗除了逼他之外还能逼谁!苑晓阳意识过来后抓着陆朗的胳膊不让他结帐,但陆朗哪是他能拉动的,毫无阻碍地拖着只小羊把帐结了。

    结完帐,陆朗把袋子朝苑晓阳一递,叫他帮忙拿着。

    苑晓阳无可奈何,也只能拿着了。他看着袋子里毛茸茸的衣服,不敢去想以后陆朗又要怎么逼他穿。

    从服饰店出来后,苑晓阳怕陆朗又有一堆花招,于是催陆朗赶紧去把礼物买了。

    陆朗那朋友喜欢打球,陆朗打球时常和他一块,于是陆朗便领着苑晓阳到了间体育用品店去,给他那朋友挑了颗篮球。

    苑晓阳第一次知道一颗篮球能卖到八、九百元,还有上千元的,看到那些价钱不禁屏住了呼吸,连碰都不敢乱碰。

    陆朗不能体会他的心情,找了颗顺眼的球便买了,连价钱都没多看一眼。

    买完球,陆朗在店里继续看东西,看着看着苑晓阳突然拉了拉他的手。

    “怎么?”

    “想上厕所。”苑晓阳不太好意思。

    “你去吧。”陆朗把他手上的袋子提到自己手上,“我在这等你。”

    苑晓阳点头,快步走了。

    苑晓阳走后,陆朗又在店里绕了圈。突然之间,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周强。

    陆朗心中一声咯噔,他完全不想在这里见到周强,连忙转身。

    “陆朗。”

    才一转身,陆朗便被周强喊住。

    “我早看见你了,逃也没有用。”

    周强走近,陆朗面无表情回头看他,说道:“谁逃了?你天王老子吗?看到你一定得请安了?”

    周强长得和陆朗差不多高,剃着平头,脸上还带着伤。

    陆朗脸臭还有小女生爱偷看他,但周强虽长得不差,却浑身戾气,根本没人敢偷看他。

    “你没心情和兄弟们出去,却有心情和苑晓阳出来?”

    陆朗看着周强脸上的伤,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心想那天要真跟你出去,我现在不也得鼻青脸肿?他上次的伤都还没好透,可不想再往脸上添些青青紫紫的颜色。

    陆朗道:“我和谁出去你管得着了?”

    “陆朗,你变了。”

    “哦,所以?”

    “自从认识了苑晓阳后就变得阴阳怪气的。”

    “这干他什么事?”

    陆朗简直服了,但周强却一脸亮晃晃的厌恶,说道:“你要是无聊想找个人玩玩我不说什么,但我们当兄弟怎么多年了,我就劝你一句,少根那种人打交道。”

    陆朗已经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了,问道:“他又怎么你了?”

    “那种人就是看你有钱才巴着你,想从你身上沾点好处。”

    “……”

    “要不是真想巴着你,每天去你家什么意思?他自己没家吗?”

    “……”

    “还要你带着他和大家出去,有人邀他了?出去了还得你请他吃饭,摆明把你当傻大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