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十章 自作孽不可活啊

第十章 自作孽不可活啊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今晚,小爷要让她上天,谁也别拦着!

    我兴奋得伸出手,准备褪去她的小内内,谁知道,冯娇娇拦住了我,她秀眉微皱,摇摇头“等会,我们不能啪啪。”

    “为啥?你特么玩我呢?”刚才还你侬我侬呢,怎么洗个澡,她就扭扭捏捏,难道她发现我的把戏,不可能,要真那样,冯娇娇早就暴跳如雷了。

    “不是,何阳,你别这么大声嘛,其实人家也想要,可是......”冯娇娇还没说完,我就打断了她,莫非她见到我堪比黑人的伟岸,直接吓得斯巴达了?

    “咳咳,你放心吧,我一定温柔对你,大不了就放一半进去。”妈了个波,这喷雾的效果太好,感觉内裤快要顶破了,也难怪冯娇娇举棋不定,我前阵子还看到一个花边报道,岛国某知名女“演员”,为了名利不顾一切,跟几个黑人倾情出演,当场被干的口吐白沫,痉挛至死,谁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不坏的地?一旦“牛”猛到一定程度,直接掀了那小小四方地。

    “哎呀,不是,你瞅瞅,人家姨妈来了。”冯娇娇指了指,那撩人的长腿,在灯光的投射下,呈现出无边的春意,少得可怜的布料,根本包裹不住满载的春色,有几缕调皮的芳草,探了出来,最显眼得当属染红的小内内。

    天哪,好端端得我干嘛要去洗澡?先前冯娇娇那么火急火燎,为什么我要装得比小羊羔还单纯,无辜,摆出一副老僧入定的姿态?

    就因为,拖了几分钟的缘故,冯娇娇的姨妈就如期而至,老天爷这是捉弄我么?

    “没事儿,我不介意浴血奋战,感觉就像摘了你的一血。”我摇头晃脑,反正有套套啊,怕啥子呢,冯娇娇又没什么病。

    只不过,我有点想当然,冯娇娇拒绝了我的提议,“不行,那样容易得妇科病,很麻烦的呢,你没听过来日方长嘛?这样的机会以后应该还有。”

    “怎么可能有!”我几乎是脱口而出,真尼玛欲哭无泪啊,都怪我墨迹,又跑去洗澡,最少耽误了十分钟,那种事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箭。

    “你不用这么激动嘛,看你这么难受,人家帮你弄出来,但不能瞎闹腾!”冯娇娇轻声细气,我郁闷的一塌糊涂,哪里听得进去,她穿的这么性感妖娆,这前凸后翘的身段,我不知幻想了多少次,不来一发,对得起我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兄弟吗?

    然后,我就扑了上去,抓住了梦寐以求的丰挺,那无可挑剔的舒爽手感,刺激着我每一根神经,驱使着我做出一些粗鲁的动作。

    她身上仅有的遮羞布,也被我扯掉了,那绝美的胴体,毫无保留呈现出来,我更加得亢奋,感觉自己双手忙不过来,姨妈来了怎么,照上不误。

    冯娇娇吓坏了,尽管她使劲挣扎,却起不到作用,我很是霸道,掐得她身上红一块紫一块,并没有着急那啥,“你还欺负我吗?”

    “不,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给你钱可以吗?要多少你说。”冯娇娇美眸闪着泪光,激发了我的兽性,我不假思索摇头。

    “呵呵,钱有什么用,你和你妈妈霸占了我的家,整天蛊惑我爸,现在好了,我无家可归,你活得多么滋润啊。”要说不记仇,那是假的,这段时间,我像个流浪狗一样,再多的苦楚,无人倾诉,再多的心事,也要埋藏心底。

    “人家说了,今天特殊情况来姨妈,以后亲热的机会很多,你非要现在用强的?”冯娇娇咬着粉唇,很恼火的样子。

    “对呀,你有意见也给我憋着。”我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大大咧咧说道,这种扬眉吐气的滋味,简直就像飞起来一样妙不可言。

    “好,那你来,我把话放在这,今天你要是乱来,一早我就去报警,我妈在里头有熟人,按照你这个情形,至少是五六年的牢饭,到时候你爸要气死,嘻嘻,你不怕就随便吧。”冯娇娇索性放弃了抵抗,满不在意说道。

    不得不承认,冯娇娇是个冰雪聪明的妹子,现在跟我说好话,是白费口舌,反而这一招激将法用的恰到好处,我也不是小孩子,做事要考虑后果,别的错误可以犯,要是扣上这顶帽子,等于自毁前程,一辈子算完了,特别是老爸,他死爱面子,以前我拿个奖状,逢人就夸我聪明,他不允许我有什么污点,很小时候就告诉我,做人要堂堂正正,要是犯了这种错,我可以肯定,出来后,他不会认我这个儿子。

    我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小腹的邪火,面露愧疚,“好吧,谢谢你提醒我,刚才太冲动了。”

    “哼,认怂了就好,我就讨厌,别人强迫我,你躺着吧,说了帮你弄出来,肯定算数的。”冯娇娇一脸如释负重的表情,其实亲戚朋友都知道,我和她关系不算融洽,平常都不怎么讲话,但我爸喜欢说家庭和睦,要是闹出丑闻,没人能落到好下场。

    算了算了,做人不能得寸进尺,本来我还赚了五百,接着,我躺下去,她的床好软好软,特别暖和,冯娇娇看了眼电脑,拆开一盒套套,直接给我套了仨,靠,超薄一秒变超厚!

    她微微犹豫,咬着牙,小脑袋就凑过来,媚眼如丝,轻启朱唇。

    在我强烈要求下,冯娇娇才答应,除了小小四方地,可以随便摸,也算弥补我内心的空虚,有生以来,头一次给我口的姑娘,居然是一起生活几年的冯娇娇,这种梦我做了无数次,居然成真了。

    要不是我磨磨唧唧,早特么直捣黄龙,真应了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而且我怀疑,冯娇娇抓住一些端倪,可能土豪半天没理她,担心剩下的钱不到位吧,那就有点亏了。

    冯娇娇给我口了半小时,我还是坚挺依旧,她就纳闷了,“何阳,你能不能快点射啊。”

    “我的姑奶奶,你以为我不想吗?关键你得卖力啊。”我哭丧着脸,延迟喷雾涂太多,感觉那个部位都不属于我了。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我真想拿手机,给冯娇娇发条消息,只要浴血奋战,直接给个二十万,貌似那样太夸张,毕竟她又不是什么镶钻的比,这年头嫩模外围啥的,也就几千一晚。

    “要不换脚试试。”我脑袋里蹦出了一个想法,她的一双大白腿,让我魂牵梦萦了好久,特别是穿着丝袜,那个柔美的弧度,能激起男人动荡不安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