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二十二章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第二十二章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突然,我有种想哭的感觉,就算之前被冯娇娇诬陷,被张琦揍了一顿,我也没有这么悲伤,就好似我世界里的最后一丝曙光,随着微风的飘过而熄灭,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悲凉和无奈,其实这也不能怪婷婷姐,这一晃十年的光景,我长得很普通,没什么异性缘,但婷姐不一样啊,她貌美出众,身材高挑,气质又好,就像是电视里的大明星,追求她的男人,肯定是一抓一大把,我算得上老几?

    说句不好听的,能成为婷婷姐的裙下之臣,是多少男人求之不得的事儿,我他妈的还自恃清高,真是贱得慌啊,那种可以啪啪,又不用负责的异性朋友,不也挺好啊?但是我克服不了内心的障碍,我知道,自己放不下过去,更不可能跟什么人共享婷姐,那是对我们纯真回忆的一种侮辱。

    “何阳,你给我回来。”婷姐拽着我的胳膊,可是我处在一个情绪不稳的状态,猛地甩开了她,害的婷姐摔到地上,她疼的脸色发白,却是不吭声,短暂犹豫了一下,我就放弃搀扶她的打算。

    “小阳,你不扶我一下吗?”她轻声问我,搭着小脑袋,带着一丝哭腔,身体也在微微发颤。

    “呵,你有男朋友啊,干嘛要我扶?要是被误会,那就说不清楚了。”我拒绝了她的请求,有些嘲讽的意味,尽管是在挖苦婷姐,可我的眼泪莫名其妙溢了出来,也不能全怪她,现在的社会多现实啊。

    就说我们学校初中部,就有好些妹子,出去跟人家开房,有的甚至还打过胎,在学校传的是沸沸扬扬,最后只能选择转校,婷姐都二十来岁的大家闺秀,她凭什么不能有个男朋友,享受一下恋爱的滋味呢?是我太尖酸刻薄了,或者说是直男癌,眼底容不得一粒沙子,哎,造化弄人啊,当初要不是一晌贪欢,说不定他们就不会搬家了,至少我们能见证彼此成长的岁月,而不是这么无奈的相见。

    其实,就算她有男朋友,也没啥子,如今哪个漂亮女孩,能一直单到二十来岁,那不是扯淡吗,之所以我有这么大脾气,是因为婷姐明明有男朋友,还带我回家玩得这么嗨,差点就有了鱼水之欢,她这样做,让我觉得很轻浮,很随便,说难听就是作贱自己。

    不管是为了满足我的虚荣心,还是填补她的空虚寂寞,都没必要这么做,我做人还是有底线的,兴许有些小心眼,但这就是我。

    “噗嗤。”在我默默流泪的时候,一阵轻快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原来是婷姐“破涕为笑”,不对不对,她眼角都找不到泪痕,擦?什么情况?!

    “你这个傻瓜,姐忽悠你的啦,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剧烈,快来扶我起来,地上冰死了。”她伸出小手,白了我一眼,我有点举棋不定,“婷姐,你不是逗我玩的吧?这种事,不能乱开玩笑的,如果你有男朋友,请你跟我保持一些距离,我也会克制自己,尽管我很想你,很想很想。”

    这客厅铺的是地板砖,婷姐的牛仔短裤还没穿好呢,我就拉了她一把,“你把姐当什么人了?有必要忽悠你?如果我说谎,让我胸变小,腿变短,人变丑,到最后成没人要的老巫婆得了。”她一本正经说道,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会拿自己的外貌发誓,如果这样做了,那就是她们内心的声音。

    我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这种感觉,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

    “行行,婷姐你不要说了,我信你,以后不要开这样的玩笑行吗?”我一脸苦涩的笑容。

    “为什么呀?”婷姐水灵灵的美眸一闪一闪,饶有兴趣看着我,之前我还特郁闷呢,为什么婷姐要开这样的玩笑,这一刻我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时隔多年,她见到我的孤僻,内向,不善言辞,就想多方面开导我,先是温柔的涂药,然后给她洗脚似有若无的挑弄我,接着又巧妙的戳中了我的痛点。

    又在欲情故纵套我的话,说白了,就是要我敢于面对,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这种良苦用心,如果不细细想一下,根本就悟不出来。

    “啪嗒。”我一巴掌落在了婷姐的翘臀上,那清脆动感的声响,真的是妙不可言。

    “因为我很喜欢你,听到你有男朋友,我的世界都黑了,感觉未来的路,也布满了重重越不过的荆棘,你懂那种绝望吗?!我不想让自己颓废绝望,所以......婷姐,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我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来,妈的,不就是死皮赖脸吗?我敢肯定,这么好的姑娘,如果我错过了,这辈子不会再遇到第二个!

    “哎呀呀,你嘴巴是抹了蜜吗?这一套忽悠忽悠小女孩没问题,到姐这儿没啥用的!”婷姐摇头晃脑,嘟了嘟嘴,略显委屈说道,“刚才也不知道谁害得我摔地上,还不肯扶我起来,真是让我寒了心。”

    “阿西吧,婷姐,别看摔的是我,我更加难受,就像有一把刀子,刺穿了我的心窝,还三百六十度的旋转跳跃,要不是我心理素质好,当你面就自杀了,但是我又怕,一死了之后,没有一个比我更爱你的男孩出现,你就要孤独终老,所以想想我还是放弃了。”我都佩服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这几年一直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我心里十分压抑,然而今天婷姐的出现,点燃了我沉寂已久的心,包括对未来的憧憬和生活的动力。

    “切,打住打住,听得姐浑身鸡皮疙瘩,你觉得姐会答应吗?”婷姐伸出手,捂住了我的嘴,只是她手心的温热传递而来,我不由自主吻了一下。

    “至少你会给我一个机会,因为你没有放弃我,谢谢你的不离不弃,不计前嫌,以前的我,就跟畜生一样,哎。”我其实很害怕被拒绝,但如果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算什么男人呢?

    “也没有啦,以前我班上小霸王,剪断了我的马尾辫,你不是跑去打残了他,你知道吗,那时的你,只有这么高,可在我心里,你就像一个巨人,给我撑起了避风的港湾。”她呆呆地看着我,眼泪吧嗒吧嗒下落,又接着说,“我知道你很不好,又不愿意讲,你以前的小学同学大概告诉了我,你家近几年的状况,怪我没勇气去找你,怕他们骂我不知廉耻,不过想开了,也没什么,干嘛在意别人的眼光,自己快乐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