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八十七章 你以为我会心疼吗

第八十七章 你以为我会心疼吗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我的心砰砰直跳,万一别人带了利器咋办,看来只有主动出击,才能占据上风。

    突然,一只脚迈过来,我二话不说,扑了上去。

    “啊。”一阵尖锐娇呼声陡然响起,日,怎么是个女的,难道觊觎小爷的帅气已久,准备送上门来,让我美滋滋的双飞?

    正巧一道闪电轰鸣,点亮了黑不溜秋的过道。

    没错,这人是个女的,只是大半张脸都被头发挡住了,配上过道阵阵来袭的阴风,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据说前几天,城南技校有个女的,肚子被人搞大了,然后男的又不愿意负责,整天动手打她,逼迫她去打胎,结果那女的狗急跳墙,最后选择跳楼来终结自己的人生,正好在学生街这一块,搞不好,就住在林曼对门。

    现在又是午夜时分,一天阴气最重的时候,该不会碰上她的头七吧?我越想越怕,双腿不由自主颤起来。

    “贞子姐姐,你,你别搞错人了,我不是负心汉啊,我什么都没看见。”这个鬼东西是来寻仇的吗?

    日了狗了,早知道这样,我就找个人多的地方睡啊,要是碰上什么脏东西,不得连连倒霉。

    “我知道,你不是我要找的人,但你睡在这,就是准备图谋不轨的。”她的声音有几分嘶哑,听着略微耳熟,但我脑袋吓得短路了,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不,不,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是看下雨,没地方避雨。”我闭上了眼睛,腿抖得更厉害了。

    “既然没地方去,那你跟我走吧。”这冷幽幽的女声,在黑夜里,显得格外阴森,让人感觉瘆得慌,不过,我怎么听出了一丝丝笑意,莫非,这个贞子饥渴难耐,准备和我上演一段人鬼情未了的年度大戏么?

    我口味是重啊,但还没到日鬼的程度,不停摇头,“贞子姐姐,使不得使不得。”

    突然,“贞子”掐住我的脖子,她的手指,居然有一丝丝的温度,还很滑腻,当然,我来不及思考这个。

    对于这种脏东西,我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她使劲摇晃着我的脑袋,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咯咯,不要害怕嘛,那个地方很好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不知道也没事,黑白无常会告诉你的!”

    我他妈差点吓尿了,脸色发白,身体无力,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样,贞子笑得更欢了,从之前得意的笑变成了傻笑,这贞子是智障吗?或者说欺负我很过瘾?

    “砰。”又是一束雷电亮起,映照出了标志性的小酒窝和洁白的牙。

    我面部肌肉一阵抽搐,“林曼,你玩我呢?!”没错,这并不是什么女鬼,而是身着睡衣的林曼,她似乎刚洗得澡,换了一套睡衣,头发也湿漉漉的。

    这环境昏暗不明,再加上心理作用,我就误以为贞子来了。

    “哈哈,是你自己傻傻的分不清呀,人家这么漂亮,怎么在你狗眼里,就成了贞子?活该被吓到,哎呀,我不行了,先让我笑会。”林曼捧腹大笑起来。

    “有那么好笑么?”我板着个脸,感觉自己很没面子,林曼连忙点头,笑个没完没了。

    “有呀有呀,好久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了,简直蠢得可爱。”林曼笑的前翻后仰,胸口两团软肉一跳一跳,看着我食指大动。

    妈了个波,总喜欢把她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明明我是担心她的安慰,觉都没睡好,反而倒打一耙,这就说不过去了。

    “接我一招——抓奶神功。”作为一个纯爷们,如果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那便无需再忍。

    我两只手袭了过去,林曼根本没什么防备,被我抓了个正着,她的笑容瞬间定格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慌和羞涩。

    尽管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却不影响滑腻绵柔的手感,仿若浸了水的海绵,捏一捏就能挤出来一般。

    我脾气是好,但也代表任人宰割呀,一旦生气了,后果很严重,我搓揉着林曼的丰挺,各种搓揉着,爽的我快要升天了。

    当然,这种感觉没持续多久,林曼直接恼羞成怒了,她的小暴脾气不容忽视,拽着我的肩膀,狠狠咬了一口,疼得我直打哆嗦。

    “哎哟喂,快松口。”我有点崩溃,又紧了紧手,林曼含糊其辞道,“你先松手!”

    虽然揉奶的滋味很棒,但我不想少块肉啊,只能恋恋不舍松开了大白兔,林曼也算守信用,放过了我的肩膀,然后毫不留情拧着我的耳朵。

    “何阳,你是不是要死呀,敢占我的便宜?”林曼脸颊浮现一层红晕。

    “原来我不是在做梦啊。”我有点不知所措,半天憋出了一句话。

    “呵呵,你这个理由我给一百零一分,多给一分,不怕你骄傲,啊切。”林曼刚说完,打了个喷嚏。

    “我说小祖宗,你就算要找我的麻烦,也得把头发吹干吧,这样容易感冒的。”我撇撇嘴,怎么这妞不分轻重呢。

    “不行,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不然我就不吹头。”林曼嘟着嘴,态度坚决道。

    “哟呵,还威胁起我来了,不吹就不吹,你以为你感冒了,我就会心疼吗?我肯定能笑上三天三夜。”我耸了耸肩,一个劲的祈求林曼,也不见得有用,我索性来了一招激将法。

    她犹豫了下,有点委屈道,“好吧,原来你巴不得我生病,为了不让你如愿以偿,我决定先吹头,在找你兴师问罪。”

    接着,我又来到了林曼的房间,日了狗了,我晚上才收拾的房间,又有点乱糟糟的,她的两套衣服,随意扔在了书桌上,反正我也是闲着,忍不住收拾起来,其实我不是一个爱做家务的男同胞,但是见到林曼没什么生活细节,没由得心疼她。

    或许,在她身上,我看到自己过去的影子,七八岁的时候,我就做起了家务,毕竟我爸是个大老粗,洗衣做饭都不会,我怕他嫌我没用,主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当然大多时候,衣服是婷姐洗的,有一段时间,我爸给伙食费,在她家里搭伙,直到后来,我俩的小秘密东窗事发,也宣告着两家人的关系彻底破裂。

    从那以后,我只能自己洗衣服,吃饭也只能吃些小炒,哎,想想挺怀念的,那段有她照顾的时光,多么美好呀。

    我打开了简易的衣柜,发现一大堆好看的衣服,不乏性感的情趣内内,有的甚至吊牌都没扯,擦,林曼怎么买这么多衣服,她看起来不像很有钱啊,还求我给方主任说好话,难道是装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