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八十八章 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第八十八章 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我发现有的衣服贴着小纸条,似乎标注了什么,我准备一看究竟的,结果林曼从卫生间走出来,娇喝道,“何阳,你干嘛呢?谁允许你翻我的衣柜了!”

    “啊,我,我给你收拾衣服呢。”我有些底气不足,颤颤巍巍说道。

    “我发现你这人,怎么那么喜欢多管闲事,我有叫你收拾吗?”林曼推了推我,顺手拉上衣柜。

    “咳咳,不好意思,是我的错。”我挠了挠头,真是好人没好报。

    “哼,刚才抓我的胸,还没找你算账呢,又来找茬!?”林曼娇哼一声,处于爆发的边缘,这个小祖宗一旦生气,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还不是你莫名其妙出现在走廊,我差点吓尿了,然后你又想方设法得捉弄,才逼得我狗急跳墙。”我有些郁闷。

    “你还有脸说,明明是你先跳出来吓我的。”林曼冷着脸,气鼓鼓道,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咦,林曼的话倒是提醒我了,好像是她先失声尖叫。

    “你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走廊干嘛?有毛病啊。”我没好气说道。

    “切,我还不是想看下......有没有晒衣服的地儿。”林曼这话锋转的很牵强,她头发都没吹干,怎么会直接晒衣服?况且,我刚才看到了,卫生间窗外有挂架,她的衣服都晒在那。

    “你忽悠谁呢,你的衣服不是晒卫生间外边么?”我无情的揭穿了林曼,突然脑海里浮现一个猜想。

    “啊哈,我懂了,你是不是没看到我离开,很担心啊。”我眉飞色舞问道,如果要离开这儿,楼下是必经之道,林曼可能半天没见到我,就想出去看看。

    “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会担心你?就算全世界的茄子焉了,黄瓜断了,我也不会喜欢你。”林曼气得跺了跺脚,小脸染上了一层粉红,我发现她害羞起来,特别好看,那种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娇羞,任何事物都无法与之媲美的。

    “噢,是吗?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大半夜跑到走廊去?晒衣服说过了,能再给个有像样的理由吗?”我摸了摸鼻子,一副情场大师的姿态,有时候,感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或许一句话,一个眼神,甚至不经意的动作,都有可能不由自主喜欢上对方。

    别看林曼表面上倔强冷傲,实际上,她和我一样,渴望被人关心,又有一些不希望被提及的东西。

    “我梦游,行不行!你这个色猪,不要给我岔开话题,没经过我的同意,擅自翻我衣柜,信不信让你射一斤出来!”林曼几近崩溃,有点恼羞成怒。

    “别别别,我刚才没说完呢,你肯定很担心,我没有离开,万一兽性大发把你那啥怎么办,对不对?”我吓了一跳,就是把我的蛋蛋割了,也凑不起来一斤啊,林曼这招也忒狠了。

    “嘻嘻,没错,你这么猥琐,本姑娘又貌美动人,闭月羞花,说起来是我识破了你的伎俩。”林曼展颜一笑,哎,反正她不愿意承认,我也没必要揪着不放,她是个要强的妞儿,不喜欢表现自己的心意,甚至明明对我有好感,却把我贬低的一无是处。

    要不是我心思缜密,都考虑不到这些呢,看来,小爷应该更加的臭不要脸,连人家的闺房都来了,怎么着我也不会吃亏啊。

    “没错,为你的机智点个赞,其实吧,我比较担心你,才没有离开的,今晚在对面吃烧烤,看见一伙二流子,在那讨论,哪个公寓的小姑娘漂亮,准备狙击一波,万一他们瞅准了你,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还不如便宜我呢。”我一本正经说道。

    “噗嗤。”林曼捂嘴轻笑,“哎哟哟,你给自己洗白的理由,太高明了吧,应该有不少小姑娘,被你撩得神魂颠倒吧,可惜我不吃那一套,刚才的事......”

    我耳朵比较好使,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急忙捂着她的小嘴,林曼瞪大眼睛,用胳膊肘怼我,“嘘,有人。”我不停使眼色,压低声音道。

    林曼支吾不清道,“你骗谁呢。”然后就踩我的脚背,吗的,这妞天天戴着耳机,是不是耳朵不好使了。

    很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美女,开开门啊,我们是精典KTV的少爷,今天做活动回馈,免费上门服务,保证把你伺候的服服帖帖。”

    我听出了这个声音,正是那伙人,日了狗了,长得跟他妈王八犊子似得,还自称KTV少年?那我这样清秀的小伙,岂不是秒杀韩流男星了!

    “是啊,美女,不爽不要钱。”有人随声附和道。

    “二傻,你瞎说个什么呢,爽了也不要钱,大妹子,如果你要求不戴套,那得另外加钱,我们都是18CM标配的猛男。”

    “哈哈哈。”果然,这几个王八犊子没个正经,喝多了酒,跑过来比比谁更淫荡。

    林曼瞬间脸色苍白,这回她不敢吭声了,用乞求的小眼神看着我,轻轻摇晃我的胳膊,娇躯不由自主抖起来,看得出来,她很紧张。

    我比她还要紧张,真他妈乌鸦嘴啊,说什么来什么,一旦这些撒酒疯的家伙冲进来,即便我拼了老命,也控制不了场面。

    难道我要丢下林曼,自己开溜吗?那跟人渣有什么区别,好歹人家给我口了,胸也揉了,该有的担当不能少啊。

    林曼看出了我的犹豫不决,眼里尽是失落,我一脸苦笑,小声说道,“你先去卫生间躲着,顺便打个电话报警,放心吧,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不允许他们伤害你。”

    林曼面露喜悦,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气,“坏家伙,看不出来,你挺有担当的,像男人一样,勇敢的战吧,你放心,就算今天成了你的忌日,我也不会忘了,每年给你烧房烧车,还有大波美女的。”林曼声音不大,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她脸上,还以为她要说,以后不嫁人,为我守活寡呢,造孽啊,怎么就摊上这个小祖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