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一百零四章 没错,就是后入

第一百零四章 没错,就是后入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好啦,你们慢慢玩儿,我要回去换衣服。”周艳打了个招呼,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叮嘱一声,“好好照顾晓婷。”

    说完,她在我的帽子里,放了一小盒杜蕾斯,挤眉弄眼冲我笑了笑。

    擦,这不是落井下石吗,正因为我是个男人,才应该在这时候呵护婷姐,而不是乘人之危,毕竟,婷姐刚才遭到奚落,我应该用宽厚的肩膀,融化她那颗支离破碎的心。

    让我惊讶的是,婷姐居然哭着哭着睡着了,我轻轻抱起她,拦了一辆出租车。

    然后小心翼翼坐在了后排,婷姐居然没有醒,看来她身上的压力太大,需要好好睡一觉了,这一路上颠簸,婷姐柔软的身子,不断摩擦着我,撩得我心痒痒,她饱满的胸部,一直贴在我的胸膛,望着一条深邃的沟壑,霸占着我的视线。

    我麒麟臂微微发错,好想插一根指头进去,试一试到底什么滋味,前边司机还算正经,没有往后看,于是,我抬起手,手臂都在发颤,往她胸口靠近。

    十公分,五公分,一点点插了进去,那种酥软,不失弹性的沟壑,包裹住我的手指,我下意识做起了活塞运动,幸好我的手指不敏感,再怎么样都射不了。

    突然,前边一个大的起伏,车子抖了抖,我的指甲戳到了婷姐的软肉,她惊呼一声,坐起身来,双手环胸,像是遇到什么坏人似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司机倒是很客气,连忙跟婷姐道歉,生怕她投诉啥的。

    婷姐羞红了脸,在我腿上掐了两下,疼得我嗷嗷直叫唤。

    “让你乱来,坏东西。”婷姐娇嗔道,整个人羞得一塌糊涂。

    “咳咳,情不自禁啊,婷姐你不要生气。”我抓着她的手腕,正巧司机来了个刹车,由于惯性,婷姐半个身体盖在我身上,樱桃小嘴吻上了我的脸庞,这种姿势就像观音坐莲,简直不要太美。

    我呼吸微微急促,不由自主搂住了婷姐的曼妙腰肢,这刺激的感觉,爽的人几近窒息。

    婷姐身体不断升温,像一块软玉,激起了我火热的心,某个部位不服输的起了反应。

    “咳咳,两位,麻烦你们有点道德操守,我一大把年纪,想专心开车不容易啊。”前排司机表示不服。

    婷姐急忙坐端正了,但那个妩媚的小眼神,令我欲罢不能。

    没多久,我们就回了小区,只是下车的时候,婷姐的包包不小心卡在了坐垫下面,她勾着身体去扯包包,弯出一个诱人的弧度,胸口春光乍泄,连这个司机都满脸荡笑,可能是注意到司机的热切目光,婷姐一只手挡在胸前,另外一只手扯包包,但出不了力气,我看了着急,忍不住帮她,于是凑过去,“我来。”

    正巧,我裆部贴着婷姐性感浑圆的翘臀,这种无法言喻的磨合感,完全印证了造物主的小心思。

    婷姐明显感觉到我的异样,发出一阵嗯咛,“好,你先后退两步。”

    “没事,我手长能拿到包包。”我笑嘻嘻说道,婷姐勾起小腿,踢了我一下,结果她失去了平衡,差点摔了一跤,幸好我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的柳腰。

    本来,很容易误会的姿势,完全变成了那样,结果路过的行人,不由自主窃窃私语起来。

    “天哪,现在的年轻人真开放。”

    “对呀,大街上直接啪啪啪。”

    “最关键的是,裤子也不脱!”

    “头一次看到,这种方式玩车震。”

    我伏着身子,探出手去,直接拿起了包包,婷姐站直身子,急忙开溜,四周那些人的异样眼神,对她来说是一种折磨。

    我也紧随其后,然后回到婷姐的屋子,她伸了个懒腰,就准备去洗澡。

    听到呼啦啦的流水声,我心里痒痒的,但作为一个正人君子,偷窥这种事,我可不会干,等什么时候婷姐愿意了,我在光明正大的看。

    过了半小时,婷姐不紧不慢走出来,那种清水出芙蓉的淡雅,如同一个仙女。

    “小阳,姐有点困了,先去睡觉。”婷姐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进房间。

    “等会,婷姐,你不准备讲讲,为什么不读书,跑去当酒托吗?明明不好做得职业,还要一直坚持呢?”我对这个很好奇,尽管知道了婷姐的职业,但我觉得她没必要从事这一行。

    别看周艳长得很漂亮,实际上三分容貌,七分妆,而婷姐是纯素颜的女神,往那一站,气质就出来了。

    “这个说来话长,下次有机会讲吧。”婷姐抿着嘴,显然有些逃避。

    “如果我在你心里,请你告诉我。”我皱着眉头,必须要搞清楚,反正已经知道婷姐做什么的,索性趁热打铁,省的错过这个村,就没这地儿。

    “过来坐。”我指了指沙发,婷姐轻叹一口气,像个做错事的小宝宝,乖巧坐在我身边。

    我发现,我们好久没有这样促膝长谈了,久到我都快忘了,当时她有多高,只记得,婷姐笑起来眼睛像弯弯月儿,那种美是永垂不朽的。

    “说吧,咱们不着急。”我真的替婷姐感到可惜,像我这种学渣,不是读书的料,那是没办法,婷姐不一样啊,她从小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家里奖状贴了一大堆,她只要稍微用点心,考上好大学不是问题,上次听婷姐说,她大一的时候辍学,这不是傻吗,随便混个重点大学毕业证,出来找份稳定的工作,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偏偏她不知道坚持,跑来做什么酒托,这种勾当算不上光彩,尽管婷姐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我一想到,她经常跟别的男人,出入饭店啥的,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哎,这些年的久别重逢,有太多我不了解的东西,我需要一点时间熟悉,同样要给婷姐一些空间,不能把她逼得太紧。

    那样反而会适得其反,正好今天老女人闹事,虽然让我们颜面尽失,但至少知道了婷姐的职业,也算患得患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