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就是这么牛

第一百六十一章 就是这么牛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听了这话,就连之前牛气哄哄的熊哥,表情都有点挂不住了,他问蛤蟆哥怎么回事。

    结果后者阴沉着脸,很是紧张说道,“不要跟我废话,先给阳哥道歉,以阳哥的能力,分分钟能找人削了你!”

    他可是亲眼见过,阿辉恐怖的实力,熊哥听得一愣一愣,“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开个屁的玩笑,不怕告诉你,毛哥今天被他的人制裁了,差点小命不保,如果你还想在道上混,赶紧道歉,别到时候怪我没提醒你。”蛤蟆哥骂骂咧咧道。

    顿时熊哥就怂了,他干笑两声,抱了抱拳说,“大,大兄弟,这完全是个误会,当然,刚才的事儿,是我不对,要是我知道,唐阿姨跟你认识,说什么也不会找她要钱啊,嘿嘿。”

    “哦,你把人家弄伤了,跟我道歉有啥用?”我不冷不热应道。

    熊哥略显尴尬,看向了刘苗苗,“美女,对不住,一时冲动,希望你能原谅我。”

    “噶。”熊哥一连串的变化,惹来了诸多食客异样的眼光,他们本来准备开溜的,但是没料到,因为我的缘故,局面一下子稳住了。

    “天哪,这家伙是什么人?”

    “熊哥这么猛,都不敢得罪他,反正他不简单。”

    之前还在嘲讽我的刘灿,脸色也是精彩纷呈,他还挨了一耳光,但此时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哼。”刘苗苗撇过头去,捂着腰,唐阿姨脸上遮掩不住的心疼。

    “咳咳,美女,我赔偿你两千块,就当医药费和营养费,行吗?以后也会多多关照你们家。”熊哥忐忑不安说道。

    其实,我看出来,唐阿姨她们比较心动,但我却不依不饶,“两千?你打发叫花子呢?要不,我把你腰上划一刀,在给你两千块,可以吧?”我说着,拿来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顿了顿补充道,“反正你精力旺盛,刚才还对婷姐切了色心,让你的肾受受伤,少祸害一些女孩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旁边看热闹的人有些忍俊不禁,他们看我的眼神,满满的全是敬畏,要知道,先前这些人还在讨论,我会死的很惨,谁知道,蛤蟆哥一过来,搅乱了局面不说,还让熊哥低头认错,看似无法解决的矛盾,随之迎刃而解了。

    我被他们夸得飘飘然,头一次觉得,有地位是如此的爽,对于我的提议,熊哥连忙摇头,脑袋跟拨浪鼓似得,“阳哥,这万万使不得,五千块赔偿,你看成吗?”熊哥小心翼翼问道,生怕我发脾气,毕竟一块小伤口,真正处理起来,也要不了几个钱,只是说刘苗苗吃痛,我叹了一口气,有几分无奈,“算了,给你个面子,好歹你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免得你以后不好做人。”

    “是,是,阳哥你说的对,正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以后免不了打交道,来,拿五千块给我。”熊哥松了一口气,当场给了刘苗苗五千块。

    然后还要请我吃东西,我也没拒绝,毕竟我被开除了,换而言之,一只脚迈入了社会,多接触点狠人,并不是什么坏事,婷姐虽然不大高兴,但没有指责我,反而虎哥在敬我酒的时候,婷姐帮我一直替我挡酒。

    婷姐酒量挺厉害,这个熊哥以为能喝得她服服帖帖,一开始就吹牛逼,说婷姐喝一杯啤酒,他就喝一杯白酒,结果婷姐两瓶啤酒轻松搞定,他差点断片了,跟我诉说着苦衷。

    原来,最近熊哥迷上了赌博,火气不佳,一连输了二十来万,他这种人有钱就风光快活,根本没什么积蓄,很大一部分是借了高利贷,眼看着利滚利,越来越吓人,熊哥被逼无奈,只能出此下策,把触手伸向了这些底层的小商户。

    希望我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后有什么麻烦,可以尽管开口,我的事儿就是他的事,虽然不一定帮的上忙,但只要我需要他,招呼一声就成。

    我发现这家伙是老江湖,一番话把我吹捧美滋滋,没由得对他产生了好感,哎,每个人都有不可避免的烦恼和苦楚,其他商户我管不着,只要熊哥不找唐阿姨的麻烦,我也没闲工夫管,毕竟他能主动退一步,赔钱又道歉已经不错了。

    我吃的正高兴,刘灿屁颠屁颠跑过来,给我敬酒,一脸愧疚的笑容,“阳哥,对不起啊,之前我有眼不识泰山,跟你产生了一点小误会,看在我姐的面子上,你不要往心里去啊。”

    “哦,你不过来,我差点忘了你。”我愣了愣,这个小滑头,是个典型的叛逆少年,幸好他还没有混出名堂,不然按照他的脾气性格,早就目空一切了。

    那样的话,迟早要付出沉痛的代价,虽然我不瞎混,但也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就像熊哥这么牛逼的人,在得知毛哥都不敢招惹我的事实后,他能第一时间做出判断取舍,宁可丢掉面子,也要保全自己。

    “你个小东西,现在才来道歉?”熊哥喝的有点多,用力拍了拍刘灿的肩膀,他挤出了一抹笑容,“咳咳,熊哥,刚刚看你喝的尽兴,我不敢打扰你啊。”

    “妈了个波,还不是你害的,一直言语上挑拨离间,搞得我和阳哥产生矛盾,我跟美女喝酒,你也不过来挡酒,他妈的真不来事。”熊哥踹了一脚刘灿。

    这一幕恰好唐阿姨看到了,她眉头一皱,似乎有些心疼,准备开口的时候,刘苗苗扯了扯她的衣角,“妈,你别惯着他,小灿一步步变得这么叛逆,跟你的溺爱分不开关系。”

    “哎。”唐阿姨长叹了一口气,面露自责,看到她那个无能为力的眼神,其实我比较难受,虽然我才十八九岁,但隐隐约约能体会到她的心情。

    “熊哥,算了,他长记性就行,还好啊,我要跟你说清楚,不能带坏小孩子,他才十五六岁,正是上学的年纪,结果现在整天在外边混。”我一脸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