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多吃点,壮阳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多吃点,壮阳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我还没说完呢,婷姐捂住我的嘴,“好啦好啦,跟你开个玩笑,就算你不是小处男,姐也不会怪你的,这年头男的有几个不贪玩,你还算本分的。”

    我干笑两声,这话说的中听,没多久,我们到了美食街,婷姐订的餐厅在三楼,我们准备坐观光电梯上去。

    “来,美女,看一下,我们店今天做活动,情侣同行打八点八折。”这个声音有点熟悉,我撇了一眼,顿时愣住了,居然是小胖子,他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传单。

    “小胖,你怎么干起这个了?”我一脸纳闷,今天又不是周六周末,现在六七点了,小胖应该在上晚自习啊,他又不像我,被开除了,可以到处浪。

    “啊,阳哥,你咋来了!”小胖子刚才注意力全在婷姐身上,都没有看到一边的我,此时他脸上藏不住的惊讶,有点不好意思。

    “恩,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拍了拍小胖的肩膀,这家伙发起传单,倒是有模有样。

    他面露苦涩,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一言难尽呀,阳哥,你不在学校,不知道我的疾苦。”

    还好,小胖子没有说的那么直白,我之前跟婷姐解释过,说我身上有伤,跟班主任请了半个月的病假,她也没有怀疑什么。

    “你还没吃饭吧?走走走,边吃边聊。”我扯了扯小胖子,他有点犹豫,“还是不了吧,免得当电灯泡。”

    要是昨天这种情况,遇到小胖子,我可能还会嫌他电灯泡,但现在不一样了呀,婷姐已经是我的媳妇,该发生的发生了,也不讲谈恋爱的那一套,况且小胖子是我在学校的好朋友,尽管我现在没能上学,但朋友还是不能落下。

    “没事儿,咱们谁跟谁啊。”我耸了耸肩,小胖子还是举棋不定,有几分不舍,“我这一叠广告发完,就有三十块的工资了,阳哥,你能等我一下吗?上边都有监控,一旦我溜了,白忙活一下午。”

    “日了狗了,你小子钻钱眼去了啊,我给你五十,再请你吃饭,总行了吧?”我掏出了一张票子,塞给了他。

    小胖子顿时喜上眉梢,直接扔掉了传单,甩了甩头发,“跟着阳哥混,有肉吃,嘎嘎。”

    “这小胖子真是可爱。”婷姐有点哭笑不得,小胖子干笑两声,“嫂子,没想到我隐藏的这么深,还是被你发现了。”

    “婷姐说的是,你猥琐到可爱的程度。”我撇撇嘴,解释道,顿时小胖子成了霜打的茄子,我们到了三楼的一家火锅店,大夏天吃火锅,有利于排毒,反正店里开着空调,也不会热。

    “你们有没有预约啊,这店生意好得很,正常过来叫号至少要等一个小时。”小胖子有点担心,不过这些琐碎的事情,贴心小棉袄的婷姐,已经提前弄好了。

    我们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可以欣赏到下边的街景,让我感到尴尬的是,婷姐点了一堆补肾壮阳的食材,什么韭菜啊,羊肉,牛肉,山药,泥鳅应有尽有,小胖子微微一愣,就明白了她的用意,那个暧昧的眼神,掩盖不住的羡慕嫉妒。

    “阳哥,你可真牛!”我自然明白,小胖指的是什么,本来在学校里,大家几乎都知道,林曼是我的女朋友,还有的人,看到我和林曼从一个公寓出来,那意味着什么,恐怕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结果没过多久,我身边又出现一位如花似玉的天仙,论气质,姿色,相貌,都不输给林小妞。

    这等桃花运,他们不得不服,况且,婷姐被我调教的服服帖帖,主动给我要了一堆补肾的食材,这不是暗示我要越战越勇吗?

    作为一个刚脱掉处男帽的骚年,我感到一阵得意,看来我床上如意郎君的称号,不是白叫的。

    “厉害了,我的阳哥。”小胖子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眼神藏不住的钦佩,婷姐面色发红,却没有说什么。

    “好啦,你讲讲吧,到底遇到了什么难处,以至于你跑来发传单。”小胖家里也不算什么贫困,只是对他管得紧,特别是钱方面,但他平时吃饭,喝水啥的,根本不用愁。

    “哎,阳哥,我可以跟你说,但你不能出卖我啊,否则,打死我都不说。”小胖子有几分惶恐。

    “那必须的,我的人品你还信不过吗?尽管说,指不定这是你唯一翻身的机会。”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哎,还不是吴云飞那个狗日的,之前阳哥你和他有过节,因为你不在学校,他反而变本加厉,猖狂了不少,本来很多人对吴云飞有意见,自从你振臂高呼后,学校里是人心惶惶,但我们的想法破灭了,吴云飞收的保护费更多了,而且格外的针对我们班。”小胖子摇头晃脑,顿了顿补充道。

    “的连什么扫厕所的事儿,都交给我们班的人做,如果没扫干净,还要找我们的麻烦,正好昨天轮到我值日,我忙不过来,厕所没弄干净,吴云飞故意找茬,要我代替班级出一个月的保护费,一千五百块,我所有的积蓄也就一千,哪里拿得出来啊,我跟他商量,他不同意,还找人打我,你瞅瞅。”小胖子撩起了短袖,果然,他肚子上好几个淤青的痕迹,我轻轻碰了一下,小胖子疼得抽了一口凉气。

    “妈个比,这家伙欺人太甚。”我捏紧了拳头,气得浑身发抖,本来这是我和吴云飞的私人恩怨,他牵扯到班上的人就不对了,即便我现在不属于那个班,但待了一年多,多多少少有点感情啊,他这样咄咄逼人的折磨,实在是说不过去。

    “谁说不是呢,但我们学校除了你,还真没人,敢和吴云飞叫板,哎,现在连唯一的希望,都破灭了,他把我一千块拿走了,还警告威胁我,什么时候攒够了五百块,才能回学校,我又不敢跟家里人讲,否则他以后要纠缠不休的。”小胖子滔滔不绝说道,看的出来,他憋的很不痛快,如今有个倾诉对象,自然不愿意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