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发酒疯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发酒疯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嗯,放心吧,就算你犯了什么错,爸也不会骂你的。”老爸以为我心虚呢,实际上,我怕他接受不了心事,本来我妈跟人跑了,就是莫大的打击,这类似的事情,上演第二次,谁知道他能不能扛得住。

    “咳,爸,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冯姨鬼鬼祟祟的?”我不好直接说出事实,那样老爸可能没面子,于是我在诱导他。

    “鬼鬼祟祟?算不上吧,只是她现在有孕在身,每天出去走动的频率多了,有什么奇怪吗?”果然,老爸还被蒙在鼓里,人啊,不是怕被骗,最怕的是自欺欺人。

    我爸挺聪明的一人,他前几年也经常跟冯姨磕磕绊绊,吵架啥的在所难免,可是冯姨怀孕过后,他笑容渐渐多了,也愿意真心实意的对待冯姨,殊不知,人家充分利用了他的心理。

    “呃,爸,我昨天看到,冯姨和一个陌生男子走得很近,他们有说有笑。”我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长痛不如短痛,如果在拖延下去,老爸稀里糊涂签了字,我们两个就无家可归了。

    “什么陌生男子,那是她的朋友吧,你冯阿姨的交际圈比较广,小孩子不要胡思乱想,如果你是为了这个打电话给我,就此打住,爸谢谢你的好意。”显然,老爸有点不爽,甚至责怪起了我,这让我气不打一处来。

    好歹我是亲儿子啊,我还没有解释完呢,他就不允许我说了,冯姨这枕边风吹得好啊!

    “爸,你有没有想过,冯姨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不是你的种。”我不紧不慢说道,不管有什么狂风暴雨,我都要抗住。

    “何阳,你个小兔崽子,胡说八道什么呢?是不是欠收拾啊!”老爸近乎咆哮的声音,震的我耳朵都快聋了,果然他有点不能接受,但我顾不上那么多。

    “爸,是真的,我刚才在KTV,亲眼见到了冯姨跟别的男人偷情,还说要霸占你的房产。”我一股脑全说出来了,反正事已至此,这个狗婆娘图谋不轨,心术不正,就要让老爸知道。

    “闭嘴,王八羔子,你是越来越不像话啊,亏你冯姨还每天在我面前好言相劝,说你在外边吃苦受罪,要我原谅你小子,结果呢,你这个王八羔子不知好歹,还恶人先告状,想反咬她一口?我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儿子!气死老子了。”老爸骂骂咧咧道,对我一阵劈头盖脸的怒骂声。

    日了狗了,我只是在提醒老爸,不要上当了,他那么激动做什么,本来我就是担心,伤害到了老爸的自尊心,才说的那么委婉,甚至在含沙射影的提醒他,但是,老爸明显接受不来,或者说,他更偏向于冯姨那边,好人都让她做了,我反而成了挑拨离间的小人,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听到嘟嘟的声响,我心在滴血,这可如何是好啊,我又没能收集证据,突然爆出一个猛料,老爸以为我在血口喷人。

    万一,他告诉了冯姨,我绝对没有好日子过,冯姨的性格跟冯娇娇很像,她们眼底容不得半点沙子,只要阻止她们获得利益,那就是她们的敌人。

    我越想越烦躁,这个时候,婷姐打来了电话,“喂,小阳,你去哪了啊,怎么半天没回来?”

    “呃,婷姐,我肚子不太舒服,好像昨天吹空调冻凉了,在拉肚子呢。”我硬着头皮解释,哎,这件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反正我已经提醒老爸了,也算是问心无愧。

    如果他不相信的话,我多说也没什么好处,经过今天的窃听,我对冯姨的印象一落千丈,完全是个妖艳贱货嘛,装的跟贤妻良母一样,真是佩服她卓越的演技,不夸张的说,奥斯卡欠她一个影后的奖项。

    我摇头晃脑,一连抽了三根烟,抛开了这些头疼的事,又等了一会,然后才小心翼翼出了卫生间,好在没有遇到冯姨,她可能走了吧。

    我不由得加快步伐,然后推了推包厢的门,却受到了一阵阻力,我微微纳闷,貌似有什么东西抵住了啊,难道我半天没有回来,婷姐生气了,跟我闹脾气呢?

    这个KTV包厢并没有上锁,我又用力撞了两下,“婷姐,开门呀。”

    难道我走错了包厢,我看了看包厢号307,没错啊!这是怎么回事?

    我贴着脑袋,勉强能听到里边的动静。

    “臭婊子,这些钱给你,还装什么清纯呢?”

    “对呀,在KTV玩的,能有什么好货色,涛哥,你放心,好不容易有一个你看上的妞,必须给你整的明明巴巴,老子还不信邪了,这年头有钱砸不开的腿么?”这两个龌龊的男声一唱一和,伴随着女孩子的哭泣声,分明是婷姐的声音,我心乱如麻,猛地踹了一脚。

    只不过,貌似有什么东西抵住了门,我准备踹第二下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露出来一张陌生男子的脸。

    尽管另外一个男的,有些挡住我的视线,可我还是在沙发角落,看到了婷姐蜷缩的身影。

    “小子,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给我滚远点。”站在门口的陌生男子,撇撇嘴说道,一脸狠色,他满身的酒气,裤腰带都解开了。

    我顿时明白了二人的用意,铁定是他们喝多了,包厢的门敞着,他们就发现了美丽动人的婷姐,于是起了歹心。

    “滚开。”我吼了一声,只是这个家伙死猪不怕开水烫,他冷冷一笑,“哟呵,小杂种,你胆子挺大的啊,还对老子骂骂咧咧,信不信我分分钟找人废了你。”

    “不滚是吧?”我看到婷姐眼角泪痕未干,衣衫凌乱,明显是受了委屈,我哪能忍得了,一脚踹到他肚子上。

    这家伙猝不及防,痛的闷哼了一声,捂着肚子跳了起来。

    我冲进了包厢,沙发上散落了十几张百元大钞,这两人完全在耍酒疯,以为婷姐是什么作陪的公主之类。

    “日你吗,跟婷姐道歉。”我吼了一声,抄起来了红酒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