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二百零二章 他是我兄弟

第二百零二章 他是我兄弟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他俩走了过来,鸡毛哥一边神色兴奋说道,“嘿嘿,全哥,你最近不是心情不好吗?正巧,我这儿有个人肉沙包,你可以冲他发气。”他朝着我努了努嘴,很快,全哥的注意力落在我身上。

    “这个傻逼玩意,在网吧对我动手,现在还想求和,全哥你说说,这不是痴人说梦么?他以为自己是谁啊,二中的那波人,没有一个敢在老子面前叫嚣,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今天咱们就当他的面,玩弄他的女朋友,看他气不气。”鸡毛哥一番话滔滔不绝,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全哥垮着个脸,像要吃人一样。

    “闭嘴。”全哥吼了一声,显得十分突兀,鸡毛哥吓了一跳,一脸诧异的表情,完全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全哥,你咋这么大嗓门啊,我鸡毛虽然混的时间不长,但绝对的来事儿,你是不是怪我,找到正点妞儿,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你?冤枉啊,全哥,你在酒吧嗨,我怕打扰你咯,才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放心,全哥,你先玩爽了,小弟沾沾光就行。”鸡毛哥一副自作聪明的样子。

    “我他妈叫你闭嘴,你听不懂人话吗?”全哥几乎要跳起来了,这个小暴脾气也是没谁了,我有些意外,鸡毛嘴里的全哥,原来是我认识的毛三全——毛哥,还真是巧,我没有想到,在这儿能遇到他。

    “啊,我我闭嘴。”鸡毛哥脸色发白,不停点头,显然对毛哥充满了忌惮,尽管鸡毛哥在城南职院很吊,但跟毛哥一起,压根就不值一提,毕竟毛哥能耐不小,他是实打实的大混子。

    “你们还不松开小阳!?”毛三全气呼呼喝道,两个壮汉微微一愣,连忙放了我,他们也不是傻子,遇到这种情况,直接忽略了一旁的鸡毛哥。

    “全哥,你咋发这么大脾气呢,我哪招惹你了?”鸡毛哥吞吞吐吐问道,他脸上浮现了一丝惊慌,似乎猜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

    “妈了个波,你用我的人,对付我的兄弟,这算不算惹我?老子真的服了,你这个煞笔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伤了我的兄弟,还这么理直气壮,你咋不上天呢!?”毛三全伸出手,一个劲敲他的脑袋,顿时鸡毛哥懵逼了,如果说,之前只是猜测的话,那么这一刻,毛三全的言行举止,无疑印证了他的猜想。

    “嘎。”周围那些城南职院的家伙,不久前摆出来一副看热闹的姿态,反正他们也不参与,不管打死打残我,他们都不用承担责任,因为我诋毁了城南职院的脸面,他们便是群起而攻之,言语上毫不吝啬的挖苦嘲讽我。

    可是毛三全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局面,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随之面面相觑。

    “吊炸天了,他怎么认识全哥的?”

    “这个人,是不是三拳帮的老大?”

    “对呀,鸡毛哥之所以在我们学校风生水起,就因为这个大靠山。”

    “我勒个擦,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幸好我没有动手,你们两个刚才拦住了他的去路,这就麻烦了。”

    他们哗的一下炸开了锅,最紧张的人,莫过于鸡毛哥和两个壮汉,毕竟他们动手打了我,如今追究起来,绝对逃脱不了关系。

    两个壮汉比较识相,他们对视了一眼,连忙给毛三全道歉,“全哥,对不起,我俩真不是故意的。”

    “对啊,全哥,如果知道是你的兄弟,给我俩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和他作对。”二人神色慌张说道。

    在我印象里,上次在小区门口,没见过这两个人,再加上他们对毛三全的称呼不怎么亲切,也就是说,他们算不上心腹,毕竟那几个人,都是喊得毛哥。

    “你们跟我道歉,有个JB用?我兄弟要是有意见,分分钟挑了你们手脚筋!”毛三全阴沉着脸,气氛前所未有的压抑。

    我有点惊讶,这家伙真够朋友的,不仅仅臭骂了一顿鸡毛哥,还对他的手下横眉冷对千夫指,当然,我又不是傻子,他明显是为了巴结我,说白了,我有阿辉这个朋友,他们道上混的,很多时候比谁的拳头大,像阿辉那么力气的角色,作用自然是无可估量。

    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事儿,跟我接下梁子,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听了他的话,两个手下机灵点点头,明摆着毛三全给他们机会,我虽然有点生气,但也不至于胡乱发火,人家能给我找回场子,就要顺坡下驴。

    “兄弟,对不住,是我们的错,有眼不识泰山,你要打要骂都行。”

    显然,他们害怕我恶语相向,到时候毛三全发起脾气,很可能翻脸不认人,我要给毛三全留面子,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我深吸了一口气,摇摇头说道,“没事儿,你们是无辜的,随便换两个人来,一样会对我动手的,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我这人很讲道理的,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和你们没什么关系,我不会斤斤计较的。”

    毛三全也稍微松了一口气,这二人是他的手下,如果我说什么奉命行事,等于骂毛三全不懂事,说句不好听的,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我没必要为了一时之快,毁了他的脸面,那样的做法太愚蠢。

    两个壮汉一脸轻松,反倒是鸡毛哥此时颤颤巍巍,身体不由自主抖起来。

    “咳,这位大兄弟,俗话说得好,不知者不罪,我向您道歉,之前您也没有说,您跟全哥关系这么铁,不然我哪敢招惹您啊。”前一刻,鸡毛哥还威风八面,咄咄逼人,这一刻,他就成了龟公,对我充满了敬畏,连称呼都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哦,你那会牛逼哄哄,只顾着打我,我都没有机会跟你讲话,怎么说,你告诉我!”我摸了摸嘴角的血迹,露出一丝厉色,整个人都阴冷了不少,鸡毛哥铁青着脸,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