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二百零四章 威武霸气!

第二百零四章 威武霸气!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接着,毛三全使了个眼神,一个壮汉按住了鸡毛,另外一人握着砖头,哐哐就是两下子,鸡毛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听到骨头碎裂的声响,让人头皮一阵发麻。

    那些城南职院的家伙一个个呆若木鸡,毕竟在他们眼中,鸡毛已经很牛逼了,可事到如今,却成为了阶下囚,手指头硬生生被敲得粉粹。

    这个场面太暴力,我急忙捂住了林曼的眼睛,“哎呀,我就喜欢看到坏人遭报应,干嘛遮住我。”林小妞嘟了嘟嘴,有点郁闷说道。

    “咳咳,我可不想你心里有阴影。”我一只手圈住了林小妞曼妙的柳腰,暗暗舒了一口气,还好来的人是毛哥,他这人比较讲义气,当然,他做的这么体体面面,也代表对我的尊重和客套,我欠了人家一个情,哎,现在的我,貌似没什么报答他的机会,本来吧,我还有近十万块钱,被我爸弄走了一部分,卡里这点钱,就算全部给人家,也不够塞牙缝的啊。

    而且我能肯定的是,他不会要我的钱,况且毛哥看中的是阿辉,我要和阿辉处理好关系,那样才能博取一些利益,尽管我有一点点私心,但也没得选择。

    想要一步步站稳脚,必须冷静思考自身的处境,以前的我,傻了吧唧玩过来了,如今有女朋友,情况就不一样了,正所谓红颜祸水,林小妞长得貌美如花,如果没有保护她的能力,带出去就容易招惹麻烦。

    我又太渺小了,渺小的不够自保,更不要说为她们遮风挡雨,哎,偏偏我又想着大被同眠,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这样,鸡毛的手指硬生生被敲的粉碎,他一阵阵凄惨的叫声,回荡在小巷子里,显得十分悲催,这家伙本来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就是为了教训我,然后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辱林小妞,谁知道呢,他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恐怕鸡毛哥玩玩没有想到,我和毛三全居然认识,他还对我百般客气。

    过了几分钟,鸡毛直接痛得晕了过去,然后毛哥随意问我,“怎么样,这样处理还算满意吗?”

    “还行还行,他也算恶人有恶报嘛。”

    城南职院的几个学生愣是不敢吭声,前不久,他们还在说我的风凉话,录下来我丑态百出的一面,却没有想过,才十多分钟,我就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甚至可以宣判着鸡毛的命运,这种成就感,令我一阵心旷神怡,当然,我明白一个道理,这是毛三全给的面子,抛开他,我狗篮子也算不上,哎,有机会的话,我还是要学一学本事,哪怕拥有阿辉一小部分能力,至少也是个保障啊。

    我相信,以阿辉的性格,还是愿意教我的,只是他比较担心,我吃不了苦头吧。

    我清了清嗓子,“你们刚才不是录制了视频吗?来来,让我看看。”我看着那边城南职院的人,不紧不慢说道。

    顿时他们脸色不大好看了,很明显,他们不太希望,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他们身上,但有些事,一定要说清楚了。

    “咳咳,大哥,我已经删掉了视频,你不要找我麻烦。”有个贼眉鼠眼的家伙,连忙说道,生怕我找茬一样,其他人也是随声附和道。

    “我没有录视频啊,嘿嘿,大哥,其实刚才我想帮你的,鸡毛做事太不像话了,毕竟个人的恩怨,没必要涉及到女朋友呀,对不对。”

    “没错,别看鸡毛是我们城南职院的人,但该说的画,我还是要说,像他这样的做法,完全丧失了道德底线,我鄙视他!”

    我有点哭笑不得,这帮人的变脸速度,堪称是一绝,本来吧,他们在看我的热闹,一边说各种各样的风凉话,还有的家伙已经迫不及待,表现出一副饥渴难耐的模样,甚至提议说什么,给钱鸡毛哥,然后一起玩弄林小妞,那些话我听得清清楚楚。

    可是一杯茶的功夫,他们就不承认了,还帮着我说话,真的是搞笑,也许这就是实力最好的体现,毛三全的威名摆在那,他是实打实的大混子,不像鸡毛哥这样,只是在学校里牛气哄哄,真正走出了社会,没有多少人愿意买账的,毕竟性质截然不同了。

    “哦,你们都没有录视频吗?难道是我产生了错觉?”我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林小妞在旁边有些忍俊不禁。

    然后指了指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你不至于这样撒谎吧?我记得一直吵着要传到网上的人就是你,还要阳哥哥成什么新一代网红,现在就不承认了?噢,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和阳哥哥都是脑残智障,没有看到你的行为,对吧?”林小妞表现出有恃无恐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可爱。

    她这一番调侃,瞬间给了那人一阵压力,他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急忙擦了擦,“咳,美女,你误会了,我说的是鸡毛,他这样横行霸道,仗势欺人,纯粹损坏了我们学校的形象,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曝光他,是这样的!”

    我感觉,这家伙的脸皮能当最新防弹衣的材料,说一些昧着良心的话,也不带脸红的,我一步步走了过去,那人明显慌了神,“大,大哥,你要干嘛?”

    “你别怕啊,把手机给我,我来看看,到底有没有录视频,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是我们冤枉了你,如果有,呵呵,那不好意思,你当着毛哥的面,颠倒黑白,扭曲事实,这个罪名,你他妈能扛得住吗?”我陡然加重了语气,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笼罩着这丫的。

    他双腿不由自主颤抖起来,脸色苍白,啪的一下,坐在了地上,毛哥露出了一丝阴恻恻的冷意,“手机拿来,给我兄弟瞅瞅,我不想动手。”

    这个家伙仅存的一丝丝防线,也随之崩溃瓦解,“啊,两位大哥,爷爷,是我的不对,偷偷录了视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只是一时兴起......”

    “老子叫你把手机拿过来,听不懂人话么?”毛哥怒骂一声,嗓音很有穿透力,那人面无人色,连忙点头,愣是一点点爬了过来,把手机递给了毛哥。

    “这么说来,你刚录了视频?”毛哥随口问道,面色和善,仿佛刚才发脾气的人不是他。

    “是,是,对不起,大哥,我的错。”这贼眉鼠眼的家伙,一个劲道歉,显然他对毛哥是发自内心的惊恐和敬畏。

    我有些羡慕嫉妒,什么时候,我也有毛哥这么吊,那该多好啊,根本不需要怕这些小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