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天塌下来,我给你撑着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天塌下来,我给你撑着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叶少爷瞬间脸都绿,不无忐忑问道,“大兄弟,有第三个选择么?”

    “没,给你十秒钟考虑,如果你不给个答复,我就替你做决定咯。”我摇了摇头,不假思索道。

    “十,九...三,二...”我一边计数,一边紧了紧酒瓶,很明显,我打算捅他。

    叶少爷慌的不行,“我道歉,大兄弟别冲动。”

    扑通,尽管一百个不情愿,但叶少爷还是跪了下来,之前还趾高气扬的他,这一刻就像个狗奴才一样,“对不起,潘小姐,是我不好,如果你生气的话,可以冲我来。”

    其实,叶少就那么一说,他似乎认定了,婷姐没有那个勇气,果然,婷姐脸上浮现了欣慰,却没有动手的趋势。

    我可不想让他称心如意,“婷姐,给他两耳光。”不得不承认,我这是在怂恿婷姐,她是一个好女孩,不喜欢惹是生非,其实,我有自己的想法,这件事对婷姐一定有很大的打击,她一直念念不忘,埋藏在心里,不愿意跟我讲出来。

    我能明白婷姐的苦衷,毕竟她很了解我的性格,一旦我知道了,婷姐不是我想的那么纯洁干净,多多少少心底有所不满,哎,这也不能怪她,婷姐这么一个大美人,十年的光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身边一定有一堆优秀的异性,那些素质高一点的,还知道进退,像叶少爷这种二世祖,仗着家里的势力,可以胡作非为,甚至为了得到婷姐,不惜霸王硬上弓。

    想想,我就火大,真的,如果杀人不犯法,我直接把他千刀万剐了,我刚才脑袋有一瞬间的冲动,要宰了叶少爷,但我感觉到,身后一阵凉意,貌似是来自阿辉那个方向。

    他多半要阻止我,那就比较尴尬了,我冷静的想一想,没必要做得那么绝,到时候我进去蹲一辈子,老爸的家产名正言顺到了冯姨头上,婷姐也会成了人家的媳妇,完全没必要。

    虽然我希望婷姐一丝不染,但现实中,有很多无奈的事儿,至少她能重新出现在我的世界,这便是天意,我要做一个成熟的男人,而不是逞一时之快。

    而我叫婷姐动手,是在帮助她,迈过心里的那一道坎,才能挥别过去的生活,不然婷姐真正的开心起来,也难怪,我和婷姐在一起的时候,她格外的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经常盯着我看,联想到她的手机铃声,是庄心妍的《走着走着就散了》,这也是婷姐最怕出现的局面。

    别看她是一个高冷要强的姑娘,却有柔弱的一面,她总是不经意问我,以后会不会离开她,不要她了,我之前还不懂,为什么婷姐问这个,现在全明白了,正因为她了解我,才害怕我得知事情后,选择抛弃她,那样婷姐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不能对她太多的要求,那样反而对婷姐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她也会高标准的要求自己,希望维持在我心目中女神的形象,不愿意把她不堪的一面展示出来,有时候,我忘了自身的原因,这是一个很愚蠢的做法,幸好婷姐心地善良,能包容我,原谅我的过错。

    她是不情愿之下,才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我却一直隐瞒着婷姐,甚至玩起了金屋藏娇,说起来,不对的人是我,有什么资格去给婷姐加一些条条框框呢,那种大男子主义,反倒不利于我的成长。

    只不过,对于我的提议,婷姐有些抵触,急忙挽着我的胳膊,“好啦,小阳,咱们不闹了,回家吧。”

    叶少爷明显松了一口气,他已经丢人现眼了,如果婷姐在动手,简直是雪上加霜。

    “不,要么你痛痛快快打两耳光,要么我踹两脚,刚才是我出气,现在轮到你咯,婷姐,你不是在打他,你是在挥别过去,懂吗?”我一脸灿烂的笑容,鼓励着婷姐。

    “真的要打么?”婷姐秀眉微皱,既期待,又紧张,我哪能不明白,她心里在挣扎。

    “当然可以,想想他构成的心理阴影,这两年,你真的有开心过吗?听你的心声,不要被任何事左右,放心的打,天塌下来,有我替你顶着。”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说这番话,我只是希望,看到一个全新的婷姐,一个经常挂着笑容,打心底高兴的她,而不是每天有心事,自己躲着偷偷喝酒。

    婷姐闭上了美眸,小脸布着痛苦之色,似乎回忆起了那段往事,过了一会儿,她点了点头,“我明白怎么做了!”

    接着,婷姐一步步走向了叶少爷,后者有点不服气,“潘晓婷,你要是敢打......”

    叶少爷还没说完,婷姐一脚踢了过去,丝毫没有淑女形象,“你这个王八蛋,猪头怪,是你毁了我的人生,害得我不得不辍学,连我最要好的闺蜜,都被你收买了,我恨透你了。”

    婷姐不停拳打脚踢,把她心底的怒火,伴随着一句句不满的言语,全部宣泄出来了。

    这个叶少爷似乎想要反抗,我扬了扬酒瓶子,提醒了一声,“叶少爷,你如果反抗的话,酒瓶子不长眼的。”

    叶少爷顿时成了霜打的茄子,只有挨揍的份了,婷姐打了好一会,莫名其妙哭了出来,“怎么啦,婷姐,是不是这家伙骨头太硬,弄得你的脚了?”

    “呜哇。”婷姐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扑簌扑簌落下,看着我可心疼了。

    作为一个男的,我可能没办法想象她承受的委屈和痛苦,不夸张的说,叶少爷毁了她,心理创伤和身体创伤的双重打击,也促使婷姐没办法念大学,难怪以前我问她,为什么辍学,她总是避而不答,还叫我好好学习,我就说呢,以婷姐的聪明头脑,考上了重点大学,干嘛不拿个毕业证,以后工作也好找啊。

    结果半途而废,只有高中文凭的她,还真不好在社会上立足,哎,人生在世,太多太多的迫不得已,想到这些,我一阵心酸,渐渐体会到,婷姐挤压依旧的情绪,为何在这一刻迸发出来。

    之前周艳就跟我说,让我好好对待婷姐,不要让她受伤受委屈,而我不够成熟,很多方面考虑不周,别看酒托比较赚钱,其实也有各种风险,得应付形形色色的男人,还要保证自己的清白,这无疑是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她还不是为了等我吗?

    毫无疑问,婷姐经历了一些变故,也感受过灯红酒绿的花花都市,促使她越发珍惜我们儿时的那份真挚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