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青春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啪啪以啪啪

第二百二十七章 啪啪以啪啪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逆青春 !

    周艳又劝我,赶紧带婷姐逃跑,不然没机会了,其实,她也是为了我们好,昨晚我意气用事,不仅没听取她的意见,还反唇相讥。

    想想,我觉得自己有点幼稚,要说不怕,那是假的,毕竟,我大早上查过了叶少爷的来头,他如果要对付我,却是有很多方法,说句不好听,我出个门都要再三提防,指不定从哪冒出来一辆车,把我送往天堂。

    这年头缺钱的人一大把,那种走投无路的家伙也比比皆是,随便冒出一个,拖着我下水,那不亏大发了。

    “我在考虑下吧,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的提醒。”我回了一条消息,说实话,我和婷姐都没有心理准备,就算要避风头,也该有个规划吧,否则像无头苍蝇一样,后续麻烦少不了。

    正好闲着无聊,我给王浩发去了信息,“对不起,耗子,我没能好好照顾林曼。”

    “???”

    “她怎么了!”王浩接连发来两条消息,不难看出他的急切,上次我警告过他,似乎王浩一直没私自联系林曼,他还是很够意思,只是说,我过于霸道,明明有了婷姐,还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这种做法属实的不地道。

    “没事,我只是觉得,自己没办法给她幸福,愧对之前的承诺。(愧疚)”虽然不好意思,但我还是发了出去。

    “哦,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是几个意思?”王浩似乎不太高兴。

    “如果可以,你替我好好照顾她,兄弟的不对。”我也不想详细解释,只是,王浩心思缜密,他微微纳闷,直接给我打来电话。

    问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我果然否认了,耗子不大相信,他说看出来了,我真心喜欢林曼,不可能无缘无故放手,搞得我一阵郁闷。

    我提到了婷姐,对于我的过往,王浩知道一些,他顿时恍然,我能听出,王浩带着一丝的窃喜,他是很喜欢林曼,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乐呵乐呵跟我商量,叫我说说好话,支支招。

    还问我,到底怎么把林曼弄到手,这就尴尬了,

    仔细回想一番,我也没用什么特别手段,去追求林曼,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我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我相信,如果林曼寻求王浩的帮助,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出手,而且把事情做的漂漂亮亮,不像我,自己能力不够,还总想着左右逢源,最后落得吃力不讨好。

    哎,这么乏力的我,却得到了林曼的青睐,或许这就是眼缘,奈何我们有缘无分,婷姐毕竟是先入为主,她对我一番情深,我也是魂牵梦萦。

    我只能跟王浩说,不要凡事停留在表面,要用心打到她,刚挂断电话,我又收到林小妞发来的语音。

    “大坏蛋,你是不是忘了人家?好讨厌啊,你要是在我面前,小拳拳保证不锤死你,哼。”林小妞满是撒娇的语气。

    正巧,婷姐端着一盘子水果,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在我旁边,她多半听到了什么。

    如果换做以前,我肯定满心欢喜,但现在我下了决心,正所谓当断则断,拖下去对谁都不好,婷姐受了那么多的苦,我要是拈花惹草,无疑是雪上加霜。

    “是啊,林曼,最近想了很多,我还是不合适,趁早断了吧。”我录了一条短消息,婷姐明显松了一口气,嘴角挂着一丝笑容,然后扎了一块苹果,递到我嘴边。

    “来,小阳,这是脆苹果,可好吃咯。”婷姐嬉皮笑脸道。

    我吧唧吧唧就是吃,婷姐问我甜不甜,我摇摇头,婷姐一脸诧异,自己吃了几块,“不会啊,这么甜。”

    “没有你的小嘴甜。”说完,我勾了勾婷姐的肩膀,她靠在我的胸膛,我刚准备吻她的樱桃小嘴,手机响了起来,本来,婷姐面露期待,就等着我索吻,这突兀起来的电话,打断了我们的情调。

    我瞅了一眼,果不其然,是林曼打来的,婷姐努了努嘴,心不在焉得看电视。

    我半天没敢接电话,主要不知道怎么回答林曼,这微信发消息,是一回事,打电话交流需要勇气了。

    “接呀,有些事,该说清楚,免得影响和气。”婷姐不无怂恿,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她坚持了这么久,我不能这样优柔寡断,她希望我一心一意。

    我有种预感,在怎么纠结下去,可能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我真成了孤家寡人,现在我没什么收入来源,婷姐非但不嫌弃我,还偷偷替我攒钱。

    哎,我都心疼自己,像个废物一样,似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对林曼绝情一点。

    “喂。”我有几分尴尬,硬着头皮接了电话。

    “阳哥哥,今天又不是愚人节,你别乱开玩笑啊。”林小妞娇滴滴的嗓音,充满了委屈,我听着也不好受,但还是得说清楚。

    “没开玩笑,我们算了吧。”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和她会发展到这一步,以前的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屌丝,在班上默默无闻,最不起眼的一个,偏偏林曼这名副其实的班花,愿意当我的女朋友,也不管别人的闲言碎语。

    给我带来了不小的脸面,可事到如今,我却主动提出来分手,毫无疑问,这对林曼是一种打击,她一时半会没法接受,也说得过去。

    “不是吧?人家哪儿不好了吗?你怎么生气了?你跟我说呀。”林小妞透露着一丝焦急,那一股哭腔,宛如利剑一般,扎进了我的心。

    原本,我以为可以潇洒的好聚好散,现在才发现,我不是冷血动物,做不到绝情待之。

    “没,是我不对,配不上你,对不起,林曼。”我说完,颤颤巍巍得挂了电话。

    这种心情,难以言喻,婷姐却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过了几秒钟,林曼又打了过来。

    “接,你跟她说明白,实在不好意思,我来讲。”婷姐嘟了嘟嘴,风轻云淡说道,她倒是很淡定,煞有正房的气势。

    “还是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