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铭传奇 > 第一章 归来

第一章 归来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我铭传奇 !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走吧!回去后记得你当初的坚持就好。”

    坐在车内,看着窗外的景物,我脑海中依旧出现的是他的身影,那个教导了自己两年的无名师傅。

    “以后还会在见吗?我相信会的,对吗师傅?”

    此刻我就只有我自己能自言自语的感叹了!

    站在燕兰市的车站口,举目四望,依旧是一片茫然。

    “呵!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没想到却只是走过一条重复不断的路,现在连家在那个方位都不知道,真是可悲啊!”

    拿出兜里临走时老头给的一张票和揉的皱巴巴几十块钱,无奈一笑。

    嗯?抢钱?

    抢我何晟的钱?

    在我失神瞬间,手里的几十块钱被抢跑了。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跑过的一个带着帽子穿着一套黑色休闲装的男子,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正愁没有人带路呢!没想到就有人来帮我了。”

    眼前那男子别说,跑的倒是挺快,一个正常的中年人,肯定是追不上的,换做以前的他,也就只会干瞪眼,但是现在“嘿,这小子真穷,”在一个墙角,他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数了数钱,“特么只拿这几十块,那是乡下人吗?算了。就当小费咯!”

    兴高采烈的把钱揣在兜里,打着口哨走了出来。

    “哥们挺高兴啊!”我倚在墙上,打趣的问到。

    “你,你怎么可能追的到我?你”他倒退了两步,很是意外的盯着我,紧张的左右看了看,见没人,又放松了下来。

    我也左右看了看,“怎么,还想我带人过来?”叫他又是一紧张,“放心只有我一个,这样吧!我和你商量个事怎么样?”

    “什么事?”他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故作紧张的问我。

    我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你带我去市17中,我就不去告你,如何?”

    “17中?你丫”他说了一半,见我脸色不对,又改口,“17中在市北面,我们在东面,这,坐车都要45个小时的,我怎么带你过去?”

    摊摊手,我表示无奈。

    “反正钱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当然,我可是不坐出租车。”

    “你,小子,别太过分,我把钱还你,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在腰间摸出了一把水果刀来,在眼前晃了晃。【文学楼】

    “好吧!看来你是不配合咯?那我只好送你去那里了。”

    “嘿嘿!反正也没人,在不闪开,我就动手了。”

    “那来吧!”挑衅的勾了勾手指。

    “是你自找的。”

    说完便拿着明晃晃的小刀冲了过来。

    看着他里自己已经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而小刀都快挨到衣服了,我才出手,捏住了他的手腕。小刀稳稳的挨在衣服上,一动不动。

    “你,你放手?”

    我抬头看着他惊恐的脸,鄙夷的一笑,“是你脑袋被驴踢过吧!我来帮你看看。”

    (太暴力,此处省去n个字。)

    坐在一辆10来万的大众车内,我惬意的双手抱着头,“你说,你这是何必呢!非要让我帮你看看病之后才答应我,唉!”

    车子明显一阵不稳。此刻的他浑身看起来没有一点点伤痕,但是仔细看去,却有很多地方都是淤青的,明显手法极高,都是打到了内伤。

    “大哥,你就饶了我吧!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一定把你送到,然后就去自首的。”他哭丧着个脸,那还有当初拿着小刀时的狠劲。

    “回来了,这里的当初已不是当初,虽然两年了,但有些事情。我想,也有必要解决一下。”思绪飘远,“爸,妈,你们,还好吗?晟儿我又回来了。”

    五个小时的路程,终于是来到了久违的学校,市十十七中。

    刚刚下车,车便一脚油门,连影子都不见了。

    我拿出揣在口袋里的手,掂了掂手里的钱,“这可不怪我,来而不往非礼也,记个教训吧!”

    把几张毛爷爷揣在兜里,来到了校门口,止住了要迈进去的步伐,微微一叹,又转向走上了那条熟悉到闭上眼睛都能走完的路。

    c☆(正^版首0i发k}

    回家的路,至少需要40来分钟,大概一半后,就会走上小道。而这一块,也是当初出事的地方,人家很少。

    看着周围不算太大的改变,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当初挨打的地方,驻足,脑海里满是当初的情景。

    许久,我才缓缓的闭上眼睛,深出了口气,“有当初的跌倒,才会有我现在的重生,我感谢你们,但是,耻辱不可忘。我会把一切都还回来。你们准备好了吗?”

    说完不做停留,又向着久违的家走去。

    村子名叫兴隆,而自家,就住在村口不远处,此刻也是正值午饭时,出来走动的人很少。

    眼前是一个石阶的大门,门口轻掩,就连门前,都多了许多青草,看的出,很久没有人踏足了,只是,门口处的一块石板,显得格外光滑,石板下,也就只有那一块是没有长青草的,我移动步子,看着石板周围的烟头,有的是新的,有的,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顺着石板望去,正是村口,我心里狠狠一抽。

    “你才吃了一点,在吃点吧!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

    “他爹,把这碗吃了再去等吧!”

    听着一个久违的声音,和一个逐渐清晰的脚步声,我眼里终于忍不住闪出了泪花。

    家里就只有我一个儿子,一个三人的圆满家庭,可“今天必须让他们两个把当初借三万块钱还了,这都四年了。”

    一个尖锐的女声音,让我情绪平静了许多。

    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我忍住相见的冲动,一跃,躲在了门口处的一个草堆后面,透过较为密集的树叶,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

    “爸,你”

    看着从门口出来的一个中年男子,缓缓坐在那石块上,点起一根烟,目光呆呆的看着村口。

    我终于酸了鼻子,眼睛都模糊了。

    原先那个强壮如山般的身躯,此刻却变得消瘦不堪,眼窝陷得很深,就连脊背都弯了,那个曾经在我眼中顶天立地的男人,却“晟儿他爸,今天还坐这里等啊!”

    “是啊!他林嫂,可以缓几天吗?等我找到买房子的东家了,就把钱还你。”

    声音中是无尽的疲惫感。

    买房子?怎么会买房子?我充满了疑问。

    那个胖胖的女中年,画的满脸如鬼,拿这个尖尖的声音说到,“你也知道,这房子,卖出去不容易,我这不急着用钱吗?当初可是说好了的,三万块,不要利息,你给我三年还清的。不然就要加利息的,现在都四年了。你说,你一分都没给我。我要怎么相信你啊?我看,最近不是那啥,买那个器官什么的,你身体好,去买过个肾啊什么的,都可以让你家里好过一阵子。可以考”

    “我买你祖宗。”

    我一声大吼,还未带她反应过来,便一个大大的嘴巴子扇在了她的脸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