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太子入戏之后 > 226:护身符

226:护身符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太子入戏之后 !

    苏辛夷忙道不敢,她也是受之有愧啊,这次出京她真的什么都没做,就跟着来回溜了溜腿。

    皇帝看了胡思易一眼,胡思易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忙转身去了内殿,很快就捧着一个长三尺有余宽约有六寸雕花鎏金包角的锦盒来。

    皇帝看着苏辛夷, “这是早些年朕得到的一柄剑,名鸿阙,就赏给你了。”

    苏辛夷愣了一下,不知道什么鸿阙剑,但是她看着容王与襄王的脸色明显有些异样,她微微迟疑一下,胡思易已经走过来, 将锦盒递给了她。

    苏辛夷只好接过来,立刻说道:“谢陛下隆恩。”

    皇帝看着苏辛夷微微颔首,“出去这么久,家里人也惦记着你,你先回去吧。”

    苏辛夷立刻告退,她也猜不透陛下是什么意思,但是赏赐给她一柄剑,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转身离开前,她看了太子殿下一眼,就见他对着自己微微颔首,她的心一下子就安稳下来。

    苏辛夷出宫之后,就直接回府,齐国公府的人得到消息早就在等着了,门房一见到六姑娘的身影立刻迎了出来,另外一人赶紧进去传消息,很快几个哥哥就跑出来了。

    “六妹妹,你这抱的什么?”苏祁看着妹妹就笑着问道。

    苏辛夷跟几个哥哥都打过招呼, 这才说道:“陛下赏我的鸿阙剑,说是这次任务的奖赏。”

    鸿阙剑?

    苏家几兄弟对视一眼, 面色都有点惊讶。

    苏辛夷一见,边与哥哥们往里走,边说道:“二哥,你们知道这剑?”

    苏北看着六妹妹,“这柄剑当年四叔出征前,陛下说等四叔凯旋就赏给四叔。没见到没到四叔手里,如今却也到了妹妹手里。”

    苏辛夷不知道这件事情,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剑匣,一时间就觉得分量一下子重了很多。

    上辈子她不知道什么鸿阙剑,从未听闻,但是现在这柄剑却到了自己手中。

    所以,其实她想的是对的,因为上辈子的自己活得窝囊,不仅不能给父亲扬名,反而给他丢了脸,所以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有定数的。

    有因才有果,而那个果子,你也得有本事摘下来才可。

    苏辛夷一回来, 家里就热闹起来了, 四夫人迎到了二门, 看到女儿就忙上下打量,瞧着她气色很好,这才真的放下心来。

    苏辛夷问了母亲安,与她说这话去见太夫人,其他人都在太夫人这里等着,见到苏辛夷不免多关心几句。

    苏希仙安安稳稳的坐在三夫人身边,对着苏辛夷笑了笑,这会儿倒是没有拉着她说话。

    苏辛夷跟大家都见过礼,又说了些定安的民俗风景,知道这一路很是顺利大家都安了心,等到再看到鸿阙剑的时候,四夫人的眼睛都红了。

    太夫人看着辛夷说道:“这柄剑既然陛下赏给你,你便好好地收着就是。”

    这剑,跟他们家的确有缘分。

    晚上设了接风宴,苏辛夷跟大家说过话后,太夫人就让她先回去歇一歇,晚上吃家宴。

    苏辛夷这一路确实忙于赶路,需要好好地洗个澡,也得换身衣裳才成。

    她先回了自己的院子,几个丫头连带着佘嬷嬷见到她都高兴得紧,沐浴的水掐着时间她们都备好了,苏辛夷先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换了身简单的短衫长裙,这才进了寝室,由着丫头给她擦头发。

    另一边的桌子上,就摆着陛下赏她的剑。

    苏辛夷看着装剑的匣子,好半晌才说道:“把盒子仔仔细细收起来,不经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拿出来。”

    她不太想打开看,上辈子与这柄剑无缘,她现在瞧着它,心情也不是很好,就让它继续呆在剑匣里。

    陛下赏的剑,她也不能真的整天佩戴在身上。

    这柄剑与父亲有些关联,见到它,就难免让她心中难过,苏辛夷并不是很想将这柄剑随时带在身边。

    如此珍宝,还是束之高阁供着吧。

    苏辛夷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苏希仙绕路过来叫着她一起去赴家宴。

    见到五姐姐,苏辛夷还挺高兴的,“我怎么看着五姐姐似乎清减了些?”

    她记得当初离京前,翁姨娘还想着让五哥娶翁家的姑娘呢,不知道这件事情解决了没有。

    “今天可是为你接风洗尘,我们得收了你的礼物,今天不让你听不开心的事儿。”苏希仙笑着说道,“等改日我再跟你说。”

    苏辛夷笑了笑,“那我就谢谢五姐姐体谅。”

    “我还要去给祖父请安,五姐姐跟我一起吗?”苏辛夷让丫头抱着她给祖父准备的美酒问道。

    “我在外头等你。”苏希仙就道,她在祖父面前很拘束觉得不太自在,尤其是她姨娘总是闹事儿,她觉得丢脸。

    苏辛夷也不强求,与苏希仙一起绕路先去了祖父那边,苏希仙果真在外等着,苏辛夷自己进去了,陪着祖父说了几句话,送上美酒,又说了鸿阙剑的事情。

    老太爷闻言良久才叹口气,“辛夷,这剑你好好收着就是。你以后是要做太子妃的人,出入宫闱,有这柄剑在,与你也是好事。”

    苏辛夷一愣,她没想这么多,但是祖父这话却让她一惊,

    “祖父,您的意思是?”苏辛夷试探地问道,她不太敢说。

    老太爷摆摆手,“若是无事,它就是一柄好剑,若是有朝一日你遇上事情,这柄剑说不定还能护你一次。只是,这也只是我的猜想,你还是要谨慎行事,不要任性胡为。”

    苏辛夷忙应下来,“孙女记住了,祖父放心。”

    “你去吧。”老太爷摆摆手,如今无大事他也不爱出院子,小辈的接风宴,瞧着辛夷安稳回家就足够了。

    苏辛夷与苏希仙汇合,然后二人一起去了太夫人那边,还没进门先遇到了大嫂。

    曾氏忙过来,看着六妹妹就道:“之前就想过来见你,不巧,彦哥儿哭个不停,这一哄他倒是没能过来。”

    苏辛夷就忙问道:“大嫂,咱们一家人哪有这么多事情,彦哥儿没事吧?我还怪想他的。怎么也没见大哥呢?”

    照理说她回来了,只要没大事,大哥肯定会回家的,但是现在也没见到人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