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星门 > 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大结局)

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大结局)

作者:老鹰吃小鸡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去小说网 www.aiquxs.com,最快更新星门 !

    这一刻,春秋这位妖族,仿佛成了主角。

    春秋枯荣。

    混沌寂灭!

    时光之力,也在岁月之上蔓延,李皓只是勾连四方,为春秋持续输入混沌之力,游戏    让春秋继续强大下去。

    空间震荡,时光流逝。

    对面,天方却是欣喜若狂,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

    这就是我要的绝对平衡!

    时空交错!

    只要持续碰撞下去,他相信,一定可以制造出绝对时空。

    一定可以的!

    空间无形,时光无形。

    可这一刻,两股力量,不断交错,不断碰撞,却是仿佛发生了什么变化,整个混

    沌,仿佛在他们眼前消失了,时空对撞之下,春秋和天方,仿佛都进入了另外一个领

    域。

    安静无比!

    天方愈发狂喜!

    就是这样,这只是开始,他相信,一旦到了极致,一定可以持续开辟出无垠空间

    ,开辟无垠时间之地!

    那就是他追逐的目标!

    可很快他微微皱眉。

    体内,空间之力,持续爆发,可对面的春秋,好像有些难受,时光的力量,好像

    有些被削弱了。

    “春秋!不,李皓1

    天方忽然咆哮一声:“你来主导!春秋根本未曾修炼过时光,枯荣之道,也非时

    光之道!她根本无法发挥出真正的时光强大之处你来1

    他仿佛有些疯狂了,他感受到了春秋的力量,时光的力量,在慢慢变弱。

    原本出现的绝对时空,哪怕只是一个影子,他也看到了希望。

    可此刻这绝对静止的时空,仿佛正在溃散。

    原本消失不见的混沌,仿佛再次出现了,他看到了黑豹,看到了远处的袁硕,看

    到了许多许多的世界。

    这不应该!

    一切,都不该如此。

    也许,只有李皓执掌,才能和他真正一战,发挥出时光的威力,和空间碰撞,创

    造出绝对时空。

    天方不甘心,怒吼一声:“李皓1

    此刻的他,再也不复之前的平静。

    他的空间之力,越来越强,仿佛要跳出这天地之间,愈加疯狂:“我一直等你们

    ,等来的只是春秋吗?”

    春秋其实也很无辜。

    对方,看不起她。

    觉得她操控时光,远不如李皓,此刻,根本无法达到他想要的结果,可这她

    真的尽力了。

    这一刻,春秋四周,仿佛有万帝环绕。

    其中,李皓也在其中。

    人王,宇皇,李皓,三人分立三方,控制万帝之力,控制时光之力,不断输入春

    秋体内,让春秋得以持续鏖战下去。

    李皓并不出声。

    此刻的他,只是在看着,看着那渐渐衰弱的时光之力。

    一开始,时光之力的确很强。

    可此刻,哪怕他,也有些无力,不是他故意为之,而是时光的确在衰弱。

    李皓眉心处,再次浮现时光星辰,一股时光之力,再次涌现出来。

    此刻,时光仿佛错乱了一般。

    李皓眼中,浮现出一些画面,一些场景,仿佛看到了许多人,看到了很多年前的

    战,看到了新武时代,看到了银月,看到了万界

    碰撞还在继续!

    宛如两团火光,在无尽虚空,不断碰撞。

    天方说什么,他压根没在意。

    此刻的李皓,仿佛置身事外,思索着什么,忽然通过时光通道,传音而出:“人

    王,在你眼中,时光到底是什么?”

    “嗯?”

    人王正在输出能量,听闻此言,微微一怔。

    他也好,李皓也好,苏宇也好,三人虽然都算同源,可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交流

    过各自对大道的感知,对时光,一般也是避而不谈。

    此刻,听到李皓,在这关头,忽然问自己,时光是什么?

    一下子,人王有些失神。

    许久,才道:“时光是生活。”

    李皓愣了一下。

    人王仿佛在回忆什么,笑了,脸上浮现出一些和往日不同的笑容:“在我看来,

    时光就是生活,就是人生的轨迹,就是生老病死,就是娶妻生子,就是好好学习,就

    是家庭和睦,就是幸福美满”

    这一刻,万帝其实都在聆听。

    此刻,都有些失神。

    他们眼中的人王,霸道无比,猖狂无比,嚣张无比。

    此刻,人王却是说他眼中的时光,只是这些,生活琐碎,凡尘小事。

    人王又感慨一声:“时光就是这些,有个淘气的妹妹,有爱你的父母,有宠你的

    师长,有玩的来的朋友,有一起奋斗的伙伴这就是时光。它记录了我的成长,记

    录了我的成功,我的失败,最终,烙印在我的记忆里,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直到死

    去。”

    李皓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又问:“苏宇,你觉得时光是什么?”

    苏宇笑了:“时光碍是个讨厌的东西1

    李皓失笑,你在骂我?

    还是说,真这么觉得?

    苏宇笑了一声,也没有表现出来的斯文,更没有自暴自弃的疯狂,此刻,有些感

    慨:“时光,也许是一块肉,红烧肉!时光,可能是睡一觉睡到自然醒。时光,

    也许是一种文化的传承,文明的传承”

    他脑海中,也浮现出许多东西,想到了父亲烧的红烧肉,忽然有些想吃了。

    想到了击败魔焰之后,畅快地睡了一觉,真的很舒服。

    他笑了:“时光,是在击溃挫折之后,享受那片刻间的安详,安宁,自在1

    说到这,反问:“李皓,你眼中,时光又是什么?”

    李皓沉默。

    脑海中,浮现出许多东西。

    时光是什么?

    在这有限的岁月里,到底有什么值得去留恋的事

    他想着这些,看向远处,那破碎的源,轻声道:“也许,正如你们所言,时光其

    实应该是一种快乐,我怀念我无知懵懂之时的岁月我怀念,父母在时的轻松,我

    怀念,和好友一起追逐打闹的岁月也怀念武道小成时候的欣喜”

    他并不怀念,强大后杀戮四方的时刻。

    从强大开始,便是一条杀伐之路,从银月杀出,杀到了天星,杀出了四方,杀到

    了混沌宇宙从始至终,都在杀戮中度过。

    有主动,也有被动。

    随波逐流,无可奈何。

    他想到了什么,忽然道:“也许,时光,其实是一种平凡,人王,还记得战,或

    者说,战的投影,最后一刻,在做什么吗?”

    人王一怔,点头:“记得,他回到了家乡,聆听了那遍地都存在的读书声,之后

    回到了家,躺下了,看书,随着读书声走向了消失。”

    李皓轻叹。

    战死了,真正的死了,这一刻,他确定了。

    他其实一直有些不确定,今日,他确定了,回想当初看到的一切,战最后回

    归了平凡。

    而战,是时光之道的鼻祖。

    时光碍战,其实从未抛弃,他找到了真正的时光道,不是吗?

    在平凡中,渐渐消亡。

    岁月,记忆,美好。

    这一刻,他仿佛明白,为何自己此刻爆发出的时光之力,有些渐渐衰弱感

    了。

    他仿佛感知到了什么。

    这,并非我的时光,也非战的,这也许只是战抛弃的,这不是属于他的时光,这

    是道,大道,不是时光,时光不是如此。

    而人王和苏宇,此刻也在思考什么。

    三人对视,此刻,无声交流着。

    仿佛,在想着什么。

    也许,三人此刻,随着李皓的话语,都想到了什么,唯有那春秋,还在一门心思

    地和天方鏖战。

    三人体内之力,也在不断削弱。

    李皓吐了一口气:“二位,真正的时光,我想大家都有些想法了吧?”

    人王笑了:“其实说句大言不惭的话,早些年,我就明白了!当然,那时候

    ,没有现在清晰罢了,这些年下来,我早就看透了,看清了!李皓,真正没看清的,

    也许只有你,也只有你,还在被时光束缚1

    苏宇也笑道:“我倒是不太懂,没人王前辈会吹,但是李皓的意思,我此刻倒是

    明白了一些。”

    李皓也不多说,思索一会,继续道:“这么说,时光其实一直都在身边,我之前

    有些感悟,但是并没有今日这么清晰,所以真正的时光,不是如此!我想铸

    造真正的时光,彻底击溃天方,二位,愿意帮忙吗?”

    说罢,忽然又道:“不,是所有人,在场的,诸位帝尊,愿意帮忙吗?”

    众人一怔,什么意思?

    怎么帮忙?

    李皓却是笑了:“大家不用管春秋,不会死的那么快咱们只管输出能量即可

    ,趁着春秋大战,咱们一起进诸天道场玩玩1

    话出,众人惊呆了!

    这是什么时候?

    这是春秋和天方决战的时刻,这是大家命运的抉择点,你说啥呢?

    李皓不管,此刻,一方天地,仿佛浮现在了春秋体内,一条条通道,浮现在大家

    眼前,“进来吧1

    “对了,能量不要代入了,就算带进来,也带少点,免得春秋道友被杀了”

    众人呆滞无比!

    可此刻,人王和苏宇,先后进入,其他人见状,有些头疼,可一想到这三位都不

    怕咱们怕个锤子?

    下一刻,一位位帝尊,灵性融入其中。

    大道之力,倒是都留下了。

    而春秋帝尊,此刻还在鏖战天方,天方疯魔一般,还在疯狂怒吼。

    而春秋也是头疼欲裂。

    “李皓!怎么办?”

    没人回应。

    她再次在心中怒吼:“人王,你在吗?”

    “苏宇,你在哪?”

    死了吗?

    她有些气急败坏了!

    为何没人回应我?

    她此刻,有些感知,灵性好像弱了许多,但是,她实在是没时间,去仔细探查了

    ,大道之力倒是持续不断输出,可她越战越是虚弱。

    这么下去她肯定会败的!

    李皓,你这畜生,你怎么不回答我?

    她心虚的很!

    没有李皓指挥,她觉得,自己肯定不敌天方的,这群混蛋,为何要我来执掌,为

    什么?

    诸天道常

    一片荒芜。

    李皓侧头看向人王:“精神力具现,最终会化为实质,对吧?”

    人王点头。

    “所以,你的魔武,就是你内天地世界,其实是可以真实存在的。”

    人王再次点头。

    李皓又看向苏宇:“你的精神海,囊括了你的万界世界,所以你从万界走出

    ,其实是将万界,收纳进入了精神海1

    苏宇也微微点头。

    李皓明悟。

    身后,那些帝尊,一个个都有些不解,而李皓,看向众人,忽然道:“诸位,你

    们觉得,是平凡时期,更开心,还是后来称王做祖更开心呢?”

    众人一时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皓笑了笑:“我想在这,开辟一个混沌,精神的混沌,我想彻底平凡这个混沌!不再建立万道体系,不再建立修道体系,让时光,回归到平凡1

    众人一怔,接着都惊呆了。

    李皓看向人王和宇皇:“二位觉得呢?”

    人王笑道:“我就猜到,你会有这心思,我没意见,时光岁月,本就是平凡的,

    最终回归到现实,回归到生活!生老病死,无需苛求,百年是生活,万年也只是

    活着罢了1

    “早在新武时期,我就曾想过天下灭武1

    人王有些感慨,“若非,我发现混沌之外,还有世界,新武,还有危机,我想

    我可能会持续去做,最终将新武,化为平凡1

    苏宇也笑了起来:“回归平凡,也许才是时光的真谛,战这么走,我觉得,他可

    能最后时刻,彻底明白了这一切!天方,追求的所谓绝对时空,在我看来其实,

    也是大同小异!大家本质上的追求,其实并无太大差别。”

    李皓也点了点头:“所以我想将我想复活的人,都复活!将我银月世界,再

    次重造,让大家再次出现,一切回归于平凡,整个混沌,回归于平凡人也好,妖

    也好,纷争也好,争霸也好该存在,便存在好了,也许有人未必认同我,那也

    无妨我也不苛求,大家都认同1

    李皓看向苏宇几人,笑道:“那我想在这,再建混沌,新混沌,以意建立,

    以神建立最终,覆盖混沌,让时光彻底回归1

    几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这一刻的人王,露出一些笑容,“也好,我其实更希望,能安静一些,能让我,

    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一些人,我的爱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

    这一刻,人王挥手,一座城市,浮现在诸天道常

    那是魔武之城。

    此刻,仿佛有无数虚影浮现,都是一些新武强者,只是,仿佛都没了任何意识,

    人王也不在乎,看向几人,笑道:“你们是要当我隔壁邻居,还是说咱们还是离

    远点好?若是此刻离远了,以后串门,也许都没机会了,此生未必再有机会相见了!

    当然,若是当隔壁邻居那就可以凑凑热闹。”

    苏宇先笑了起来:“和你当邻居,人王不会没事干,就去我们那边串门,没

    事就打几架吧?”

    人王嗤笑:“我有那么无聊?何况,真到了那时候,打架有何意思?咱是斯文人

    ,以理服人1

    苏宇笑了。

    李皓此刻也笑了:“做个邻居吧!太远了,也许真的一辈子都未必有机会相见了

    ,先铸造,至于人员等击溃了天方,回溯混沌本源吧1

    两人都点了点头。

    此刻,其他帝尊,你看我,我看你,有人忍不住道:“三位道尊的意思是灭

    道吗?”

    有些不寒而栗!

    怎么会这样!

    李皓摇头:“不算是灭道,只是将混沌恢复成初始状态,道可悟,在心中!江湖

    依旧在,岁月回归平凡”

    人王龇牙一笑:“说的那么含蓄做什么?其实大体上你说对了,时光就是平凡的

    ,包括天方所追求的绝对时空,在我看来,最终,他追求的,其实也只是一个平凡!

    他仿佛猜到了天方最终的追求,其实,绝对时空,也不过是平凡罢了。

    “在这,以神铸混沌!以意铸世界!趁着混沌彻底寂灭,投射混沌,彻底寂灭万

    道,本源破碎,趁着现在,大家想复活谁,其实都有机会”

    人王笑呵呵道:“李皓所想,其实也是我所想,也是每一位站在巅峰地位的人,

    所想!混沌纷争不断,动荡不断,一切,源于不平凡!也许,此举无法彻底解决一切

    纷争,可在我看来下一次,也许就是无数岁月之后了,那时候,你我都已死去,

    何必在意呢?”

    说到这,又补充一句:“其实,大家没的选择,不选择只有死亡1

    他看向众人,李皓此刻也点头:“我们不敌天方!哪怕集合了大家之力,也不敌

    天方,唯有将整个混沌,彻底化为平凡,大家都是平凡人”

    说到这,他笑了,此刻,笑的忽然有些放肆,有些嚣张:“咱们上万人,他就一

    个那时候一人一拳,可以打的他叫大家爸爸妈妈1

    众人一怔,人王嘿嘿笑着:“叫我爷爷1

    众人无语,这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有帝尊面色迟疑之色:“三位道尊的意思是,只有这样,化混沌平凡,才能

    将天方击杀?”

    李皓感慨:“未必要杀死他当然,到时候再看吧!但是,路只有这一条,我

    不敌他,我所掌握的时光,只是一种大道,但是不够强,此刻,是无法匹敌天方的!

    春秋也许还能坚持一会,但是坚持不了太久1

    这一刻,所有人都清楚了李皓的意思。

    要不,等死。

    要不,只能听他的,将整个混沌,化为平凡,万道彻底寂灭,不再具备万道,那

    时候,所有人都会失去大道之力,包括天方!

    那时候,不再看实力,而是人数!

    谁人多,谁厉害。

    上万人,一人一口吐沫,天方都得被淹死。

    李皓什么也不再说,此刻,面前,凭空浮现出一座小城,正是银城。

    一切建筑,宛如真实。

    在众人眼中,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模型一般,可很快,这个模型,开始扩大,蔓延

    而出,一些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地方,渐渐开始呈现出来,和不远处的新武,渐渐接

    壤。

    宇皇也是笑了一声,挥手之间,一枚枚神文落入大地之上,一座座建筑,凭空而

    起。

    众人见状,又想到李皓所说此刻不选,其实没得选择。

    哪怕有人有些不甘心此刻,也只能纷纷出手,那大地之上,忽然,一座座城

    市,拔地而起,有些连城市都不是,而是荒原,沙漠,湖泊

    所有人,此刻都在打造自己的世界,打造自己的理想国度,也许,未必能成功,

    可他们知道,也只能相信李皓几人。

    他们无从选择!

    而此刻,李皓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条大道,浮现在脚下,忽然,亿万苍生,仿佛

    看到了什么。

    李皓笑了:“诸位,也许可以感受一下,苍生之意!世界,不是一个人的世

    界,混沌不是一个人的混沌,大家都参与,也许,才有意义!当然,未必要全听,这

    也许是我们修炼至今,唯一该有的特权”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片刻后,意志融入其中,感受着一些苍生之意。

    而这刹那,那无数世界,无数生灵,在这寂灭无比的混沌之中,仿佛感受到了什

    么,让混沌回归平凡?

    这刹那无数生灵,瞬间雀跃起来!

    今日之战,他们惶恐,他们不安,他们绝望

    就因为,一切都不再可控。

    整个世界,仿佛都要彻底坍塌,他们绝望无比,而这一刻,他们不知道,感受到

    的是真是假,可是,仿佛看到了希望。

    一瞬间,无数意识,沿着那江湖之路,沿着那绝望意志,沿着那心门,蔓延而

    出。

    所有帝尊,都在默默感知着。

    有人感知着自己的世界,有人感知着其他世界,不断做一些调整,而李皓,也在

    感受着一切,他继续刻画自己的银月。

    一旁,人王也好,宇皇也好,都很认真地在搭建着属于他们的世界。

    这一刻,很虔诚,也很认真。

    人王不再吊儿郎当,宇皇不再伪装斯文,大家,撕下了虚伪的面具,做着自己想

    做的事。

    外界。

    春秋彻底要疯了。

    一声巨响,让她喋血倒飞,而对面,天方仿佛彻底疯魔了,怒吼:“为什么?春

    秋,你根本无法发挥出时光之力!时光绝不可能如此孱弱!你这废物,你的时光,让

    我失望1

    不是这样的!

    绝对不是这样的。

    这不是时光。

    战,我认识,我见过,我聊过,他口中的时光,很强大,强大到不可思议!

    我信!

    真的信。

    这无数年来,在我眼中,时光就是无与伦比的,所以我惧怕战复活,因为,

    我怕我不是他对手,所以,我希望李皓执掌,这样,哪怕时光无敌,我也能赢!

    可现在呢?

    春秋执掌的时光,让他失望至极。

    而春秋,此刻也怒了:“老东西,你疯够了吗?你实力强大,说什么便是什么,

    时光就是这样的1

    欺人太甚了!

    欺妖太甚了。

    时光很强了,只是我比你弱,你还要怎样?

    难道非要杀了你,才代表时光强大吗?

    我要是能杀你,早就杀了你了!

    你这老不死的,气死老娘了!

    “不,不对”

    天方却是疯狂摇头:“绝对不是如此,昔年,战说,时光强大无比,哪怕空间,

    在时光面前,也绝无反抗余地1

    他喃喃自语,回忆起了当初,“也不对,他说,时间也好,空间也好最终,

    都会存在也就是说,时空都会很强,对,所以,绝对时空,才是最强大的,最永

    恒的存在”

    春秋暗骂!

    疯子!

    战一个六阶帝尊,说什么你都当真?

    人家说你要死,你真去死吗?

    这老家伙,疯了就算了,关键是,真强埃

    还有,李皓这家伙,到底干嘛呢?

    也不吭声,也不回话,大道之力倒是还在,可是,正在慢慢削弱中,这么下去

    我真扛不住了!

    就在她很绝望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李皓的声音:“差点忘了你,春秋,你

    理想中的春秋之城,是什么样的?”

    “什么鬼?”

    春秋差点气炸了肺!

    什么玩意?

    他么的,在战斗呢!

    打混沌老怪呢!

    老娘为了你们,打死打活的,都快被打爆了,你这时候,到底要干嘛?

    愤怒之下,也不理会。

    李皓却是如同烦人的苍蝇:“春秋,快说,你也是功臣,我这人,不会忘记一人

    的,你说说看,你想要的春秋一族,春秋一界,该是如何?起码大体上说个要求吧

    ”

    “李皓1

    春秋怒吼声,响彻天地,此刻,比天方还要愤怒,你真疯了吗?

    我在战斗啊!

    我在对抗天方埃

    你出点主意,如何对付他,这才是关键

    “对了,你说出来,有利于干掉天方”

    我去你玛德!

    我有那么像白痴吗?

    春秋心中狂骂!

    合着,我说一下,就能弄死天方,你逗孩子也不敢这么逗吧?

    可李皓一直问,她实在是气急,行,你们放弃了是吧?

    那我也不管了!

    “随便只要我春秋一族,能开智,能活的长久一些,能和其他人一样,其他

    生灵一样,能够有智慧都随便,行了吧?”

    “没问题!明白了,要求挺简单对了,你想和我做邻居吗?”

    “滚1

    春秋暴怒!去你的!

    邻居个屁,你死了,我都不想和你死一起。

    太气妖了!

    这一刻,春秋也不管了,死就死吧,你们这些家伙,自己都不在意生死,老娘凭

    啥在意?

    春秋一族,本就寿元短暂。

    活一个春秋,就算长寿。

    我都活了多久了?

    你们呢?

    呸!

    要后悔,也是你们,我才不后悔!

    这一刻,她哼了一声:“天方老鬼,老娘宰了你,两百万年的老东西,去死吧!

    这一刻,她彻底放飞自我了!

    管你们呢!

    大不了,拼到陨落,反正死的不止我一个,轰!

    大道之力,疯狂涌现,此刻,压根不在乎持久战了,全力爆发,能战多久算多久

    而诸天道场之中。

    李皓笑了起来,此刻,一座巨大的城市,凭空浮现,朝着万界靠拢,苏宇回头看

    来,李皓笑了:“春秋是个小萝莉,你万界蓝天也是春秋分身无数,蓝天也是

    我觉得,和你做邻居会合适一点。”

    苏宇看着他,不语。

    什么妖魔鬼怪,你都送我附近,合适吗?

    李皓又笑容轻松道:“等一切化凡成功,人家应该也不会太变态的,何况,春秋

    脑子不太好用,对你而言,也不是什么大麻烦。”

    “为何不靠近银月?”

    李皓笑了:“银月都是正常人,变态不多,新武也好,万界也好,修炼分身道的

    都太多了”

    “你是说,你银月没变态?”

    人王扭头而来,冷笑:“你银月,你不就是最大的变态吗?””"

    李皓有些不爽,很快恢复笑容:“前辈也许不知,我从来都不是那种人,当日我

    和诸位所言,也非虚假,昔日,我是巡检司巡检,也就是你们口中的警察、巡捕

    曾帮助过许多人,锦旗收了无数,只可惜,大战爆发,导致锦旗烧毁,而今只有

    一面了1

    遗憾叹息,这一刻,浮现一面锦旗,上书——乐于助人,胸怀大爱。

    赠:巡检司巡检李皓

    这锦旗一出,众人一怔,这好像还真是真的,都已经破损了,不止如此,上

    面还沾染了一些血迹。

    这家伙,还真被人送过锦旗?

    人王也好,苏宇也好,都是一怔,这也行?

    从哪骗来的?

    李皓见大家看来,笑道:“生活所迫罢了,否则,谁又愿意当一个坏人呢?魔剑

    李皓,也只是江湖传言罢了,受我恩惠者太多”

    说罢,将这锦旗,置入了那银月世界。

    轻声道:“做个纪念吧,昔日,这样的锦旗,能堆成一座山,而今,也只有这一

    面了。”

    人王瞥了他一眼,你就骗鬼吧!

    就算这一面,搞不好都是骗来的。

    而苏宇,忽然噗嗤一笑,李皓朝他看去,苏宇轻咳一声,“没事,没事就是

    这血液,好像是人死了之后,喷射上去的看样子,当年这锦旗附近,有人被

    杀了,不会是送锦旗之人,被时光前辈所杀吧?”

    “嗯?”

    李皓皱眉:“岂能用如此龌龊之心,去度量你的前辈?”

    苏宇耸肩,笑而不语。

    我猜的!

    大体上,我猜测向来不会错。

    很有可能如此!

    人王也想到了这,笑了,不再理会李皓,此刻,其他帝尊,倒是被三人的从容,

    给安抚了下来,安心了许多,这三人,这一刻,居然在这谈笑风生。

    大家一下子,也安心多了。

    李皓又道:“对了,若是化凡成功,二位以后打算做点什么?”

    人王笑道:“还没想好,当老师?当校长?还是干脆弄个小岛,过养老生活?又

    或者去演讲?”

    他嘿嘿笑:“好吧,其实我有个想法当包租公,当收账的,我手中欠条,都

    快堆积成山了,若是化凡成功,我便去一一收账,顺带着,旅游一番,也许别有

    一番滋味1

    李皓哑然失笑。

    苏宇则是笑道:“我应该会去开个文明研究所,收集所有文明的文化,知识,传

    承道,也许会消失,文明不会,只会在时光中,更加璀璨1

    李皓点头。

    两人看向他,李皓想了想,呵呵一笑:“我想当个武师1

    两人一怔。

    李皓笑道:“武师,不一定就是如今的武师,或者开个武馆?强身健体也不

    错啊,我的五禽术很厉害的,五禽术,本就是强身健体的术法,不代表一定要杀人.

    ”

    他有些感慨,“也许,我还想完成我的学业,又或者,继续当巡检,护卫一方安

    宁?不知道,还没想好,这样的日子,也许会很开心,会很舒服江湖也可以留在

    心中,江湖梦一场,也不错”

    三人各自讨论着,诉说着。

    江湖路,太累了。

    而这,也并非他们所追求的江湖。

    此刻,人王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然后养一只猫,带着一条狗,到处去收账,忍

    不住自己都乐了。

    而苏宇,也想着,收集万族文明不,如今,应该是收集混沌文明,一定也很

    有意思。

    谁说,道,只能用来杀戮?

    三人,都露出了一些笑意,发自内心,洋溢在外,被三人影响,这一刻,那些帝

    尊,也低声彼此交流了起来。

    声音,有些嘈杂。

    “你们以后要干嘛?真要化凡了,大家会做什么?”

    “我想去当个演员1

    “什么是演员?”

    “就是戏子,懂吗?我知道这个,是这意思吧?”

    “狗屁,什么戏子算了,你说的也对,就是演绎一些真实发生过的传奇,将

    他们拍成电影,这个混沌,有太多的东西,值得去拍了,传奇永不落幕1

    “听起来不错1

    “你想做什么?”

    “我想当土匪1

    “什么?”

    “当个山大王,明白吗?我们那,山头多,山大王,滋润的很,有时候老子看着

    都羡慕”

    “没追求,本王想成为万兽之王回头四处弄点妖族,什么龙凤,都给我当孙

    子”

    “你胆子可不协”

    “怕什么?都化凡了,龙凤也只是寻常,搞不好也就山鸡那么大1

    “”

    众人忽然都笑了,你一言我一语,建造他们自己的家园。

    也许,还有一些不甘心,一些不情愿。

    可当三位至强者,此刻,都在讨论着,未来化凡之后,如何如何哪怕不甘心

    ,也只能放下心中那一些不甘,也许化凡,是更好的出路。

    大家彼此议论着,仿佛忘记了外界的纷争和烦恼。

    这一刻,混沌苍生,仿佛也在聆听这一切。

    一些人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些笑意,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光明,这一刻,哪怕

    天地还在动荡,山崩地裂,世界寂灭

    可他们,脸上都浮现出一些笑意。

    原来,这些至强者,也只是凡人。

    凡夫俗子!

    可为何此刻听着,又有些羡慕,有些期待,有些渴望呢。

    这一刻,苍生皆知,也许,唯有外界还在战斗的两人不知,整个混沌,仿佛都听

    到了他们的议论,混沌化凡!

    这刹那,无数意志之力,疯狂涌入这些精神构造的世界,仿佛,大家都在期待。

    李皓露出了笑意!

    他开心门,连接所有人的绝望之力,也让这些人,都能参与进来,哪怕无法更改

    命运,起码,有权利知道,他们的命运,如何走向。

    结果这一刻,混沌苍生,不说全部,起码九成以上的人,都是支持的。

    他们支持众人作出的决定。

    化凡!

    让时光,让混沌,让一切,归为平凡。

    无数的意志之力,融入了那些强者构造的虚幻世界,此刻,那些生灵,都很期待

    ,也许他们没办法,决定具体的细节,可他们起码知道,未来何去何从。

    我们知道!

    我们,也即将见证这一切,见证混沌万道的落幕,见证时光的化凡。

    我们知道,曾经有那么一群人,屹立在混沌之巅。

    最终,纷纷走向平凡。

    也许,若干年后,新生代,根本不会相信,那又如何呢?

    一切神奇,一切传说,都可能会随着时间流逝,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可他

    们这一代人,这一代生灵,都曾见证过!

    见证过,神话,传说,以及决定了自己的未来和命运!

    哪怕我们不是主导者,起码,我们不再一无所知。

    这一刻,那诸天道场之中,无数意志之力,疯狂涌入。

    外面。

    天方忽然一怔,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他将春秋踩在脚下,四处看去,整个混沌,

    原本已经寂灭,没有了生命之源。

    可这一刻仿佛有一股特殊的波动,席卷而来!

    他感受着,体会着,眼中浮现出一些茫然。

    这是什么?

    他居然没感受出来!

    期待?

    希望?

    渴望?

    这到底是什么?

    “李皓,你又在做什么?你不敢面对我吗?”

    天方咆哮一声!

    你做了什么?

    22:26c    4g    6

    目录    外面。

    设置    天方忽然一怔,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他将春秋踩在脚下,四处看去,整个混沌,0    原本已经寂灭,没有了生命之源。

    手机

    可这一刻仿佛有一股特殊的波动,席卷而来!

    已在书某

    他感受着,体会着,眼中浮现出一些茫然。

    书页    这是什么?

    刀戏    他居然没感受出来!

    期待?

    希望?

    渴望?

    这到底是什么?

    “李皓,你又在做什么?你不敢面对我吗?”

    天方咆哮一声!

    你做了什么?

    为何,整个混沌,又好像活了过来,他看向远处,那破碎的混沌本源,露出了疑

    惑之色,那混沌本源原本破碎不堪,大道之力,生命之力,几乎流失一空。

    可此刻好像也有些微弱的波动。

    要活过来的感觉!

    为何会如此?

    他觉得有些不安,有些疑惑。

    一脚将春秋踩的剧痛无比,春秋也是厉吼一声,身上浮现无数寂灭之力,沿着对

    方的脚一路蔓延,春秋瞬间逃窜,也是气急:“你完了,李皓他们,正在想办法宰了

    你天方,你这老疯子,死定了1

    天方脸色有些难看,他看向春秋,“把李皓召唤出来1

    “你的分身呢?”

    “他们到底在哪?”

    那些人,好像就这么消失了,但是春秋应该可以召唤出来的,毕竟,都在她分身

    之中。

    “做梦1

    春秋冷笑,瞬间遁逃,“你等死吧1

    她也就放放狠话了,此刻,她压根不敌天方,绝对时空,也压根无法出现。

    天方显然气急败坏了,再打下去,自己真要被活活打爆了。

    而四周,还是不断有无数特殊之力,蔓延而来。

    天方默默感知着,眼神变幻不定。

    李皓,一定是他们弄的鬼。

    四周,无数生灵,仿佛都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唯独自己,却是没感受到,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他瞬间追上了春秋,也许,只有彻底打爆了春秋,他们才会出现,李皓,我不相信,你就一直这么躲着!

    诸天道场之中。

    此刻,一个庞大无比的世界,新混沌,浮现了出来。

    光明璀璨!

    此刻,仿佛活了过来。

    文明浮现。

    无数城市伫立,各种风格,有些不太一致,各种各样的风格,有妖族的城市,有

    荒野之风,有沙漠之风,有古风,有现代风格

    什么样的建筑,都有。

    有些连接在了一起,有些分散在各地,有些世界靠着世界,有些城市连着城市

    一片接连一片!

    这一刻,那虚幻混沌之中,无数意志力涌入,将这混沌,开始稳固起来。

    李皓露出了灿烂笑容!

    他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他不知道,自己对道的感悟,对时光的感悟,到底

    正确不正确,也许只有战,才能给他答案。

    可战已经死了,从平凡中死去。

    也许只有试试,才能知道。

    此刻,其他帝尊,都很忐忑不安,外界,好像剧烈动荡,有帝尊不安道:“一个

    虚幻混沌,真的可以覆盖原本的混沌,将一切化凡吗?”

    原本,也许有些不愿。

    可感受到天方的强悍,感受到春秋的动荡,他们都忐忑了起来。

    若是不成功,大家可能都要死。

    好死不如赖活着!

    化凡,也比死了强吧?

    “我不知道。”

    李皓摇头:“没人知道,到底可不可以,但是我觉得,混沌苍生,都在认可,都

    在赞同,道,也是生灵修出来的!意志的力量,在我看来,一定会比实际存在的大道

    之力更强1

    “所谓空间空间,也是我们生存的地方,是所有人的,不是某一人的,当一

    切化为平凡,空间,不再是一人独属!这个空间,生存的地方,是我们所有人的

    李皓笑了:“只要大家一起坚信,我相信可以成功的1

    听着他的话,众人不再说什么。

    李皓吐了口气:“走吧,该出去了!天方,他眼中的绝对时空,难道就比此刻的

    混沌更强吗?”

    说罢,李皓率先走出。

    其他人,陆续跟着走出。

    “李皓1

    天方还在咆哮着,忽然,眼神一动,这一刻,忽然,一道道虚影浮现,刹那间,

    李皓浮现在眼前,春秋帝尊,此刻浑身都是鲜血,一身的伤势。

    看到众人浮现,满眼的幽怨和郁闷。

    总算是出来了!

    你们这群混蛋,再不出来,我就要被天方活活打死了!

    李皓深吸一口气,开口:“天方,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

    天方止步,并未瞬间出手格杀李皓,而是看着李皓,李皓笑道:“此刻,混沌中

    ,也许只有你不知晓,你知道为何吗?’

    天方冷着脸看着他。

    “因为你不曾绝望1

    天方心中一动,沉声道:“你是说你通过心门,也就是你的绝望之路,做了

    什么?”

    “是。”

    原来如此!

    天方皱眉:“这一切,毫无意义!你以为,这群凡俗,能帮你什么?你在汲取意

    志的力量是吗?有用吗?时空才是最强的力量!唯有时光,才能战胜我1

    “我知道1

    李皓此刻云淡风轻,背负双手:“那你又如何知晓,时光,和意志无关,和苍生

    无关呢?”

    天方微微凝眉。

    李皓笑道:“你觉得,你空间无敌,我却是觉得,你空间并非真正的无敌,

    天方,你一直想要撞击出绝对时空,我便满足你,动用真正的时光之力,你愿意

    尝试一下吗?”

    “真正的时光?”

    天方愣住了,看着他,什么意思?

    “之前的时光之力”

    “那只是外在1

    李皓摇头:“那不是时光,起码,不是我眼中的时光!我不觉得,那是时光之力

    ,那也许算是一种回溯之力,一种记忆浮现之力,一种幻境之力在我眼中,那不

    算时光1

    那不是时光?

    天方脑海中轰鸣声炸裂!

    不可能!

    怎么可能?

    天方看着李皓,此刻愈加疯狂:“你说,那不是时光,你修炼出了真正的时光之

    力?”

    “对。”

    “我要看看1

    他不甘心,不服气:“那是战留下来的时光,如何不是?李皓,你比战还要有天

    赋吗?我不信!你只是在恫吓我1

    “无需恫吓1

    李皓这一刻,却是摇头:“到了这地步,还需要吓唬你吗?毫无必要!今日,你

    我之间,必定会分出胜负,到了这时候,一切恫吓,都是笑话罢了1

    天方有些不敢置信,看着他,许久,低沉道:“我想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时

    光1

    他想看看!

    他不信,自己一直坚信的时光之力,会是假的。

    那不可能。

    那种力量,强大无比,在他看来,也就春秋不会使用,否则,不会那么弱的,如

    何不是?

    这一刻,诸天道场浮现。

    天方瞬间皱眉!

    他认识这玩意,你在说笑话,这是时光?

    李皓看着他,忽然一伸手,远处,那破碎的混沌本源,忽然浮现,落入诸天道场

    ,而天方也没有阻拦,这混沌本源,已经没用了。

    没了大道之力,没了生命之力,只是废物罢了。

    李皓拿走,他也不在意。

    他只是想看看时光,到底为何?

    那破碎的混沌本源,这一刻,忽然汲取无数意志之力,融入了诸天道常

    诸天道场中,那无数世界汇聚而成的混沌,此刻,仿佛看到了光,那混沌本源,

    渐渐旋转,原本裂开的本源,忽然,化为了两个。

    一阴一阳,一亮一暗。

    宛如日月,又好像阴阳之光。

    光明与黑暗,开始交错。

    整个虚幻混沌,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那无数意志力融入其中,无数人,都认可

    了这个世界,这个混沌。

    而这一刻,李皓手持诸天道场,仿佛感知到了什么。

    这一刻,他好像明白,混沌本源,到底如何形成的了。

    这东西,好像并非人为而成,又或者说,这是所有人,所有生灵所期待的,

    上一个纪元所诞生的,他们,期待大道的出现。

    所以,有了而今的混沌?

    他不知道是不是,但是他感受到了,整个诸天道场,仿佛在这一刻,被真正赋予

    了一些生命。

    天方,其实也感受到了一些。

    此刻,眼神不断变化。

    他没有动,没有阻拦,他只是想见见,李皓口中的时光,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期

    盼,看着那诸天道场,舔了舔嘴唇,笑了:“好像有点意思了1

    李皓,好像复活了混沌本源!

    又好像改变了一点什么。

    真的还有其他时光之力吗?

    “来吧1

    他身边,无数空间之力,剧烈动荡,开始汇聚,一股强悍无边的气息,再次溢散

    而出,震荡天地四方,可这一刻,四方天地,仿佛活跃了起来。

    无数世界,无数生灵,都在抬头看!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一些期待,一些渴望,化凡可以成功!

    时光,终将战胜空间。

    李皓吐了口气,手中,浮现出一把剑,黑色长剑,一股欲望之力,涌入诸天道场

    ,无需刻意去压制什么,有欲望,才有动力。

    整个诸天道场,在这一刻,仿佛化为一股特殊之力,涌入长剑之中,长剑愈加颤

    动起来。

    “天方今日,李皓不敌你,我一人,非你之敌,可此刻,非我一人”

    “少废话1

    天方怒喝:“我不在乎这些!李皓,你知道,我并不在乎这些,你知道,我想要

    什么,我想要一个答案,一个结果1

    这一刻,他面前浮现出一柄无形之剑,无数空间之力涌入其中,他有些兴奋,有

    些激动,有些疯狂,他真的感受到了威胁!

    比之前春秋带来的威胁更大,大很多很多!

    也许,战的时光,真的不对。

    或者,李皓的时光更强。

    而这,也是我所期盼的。

    不是吗?

    “来吧1

    天方一声厉啸,手臂上扬,这一刻,几乎汇聚了所有的力量,气血都在燃烧,在

    疯狂,怒发冲冠!

    李皓长发,随风飘舞。

    整个混沌,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结果。

    李皓笑了笑,出手,挥剑,斩下!

    刹那间,仿佛一个混沌降临天地之间,无数世界,如同幻影一般,瞬间朝着四面

    八方,无数的世界飘荡而去,和他们的意志力,融为一体。

    这一刻,整个混沌,忽然剧烈动荡起来。

    无数世界,迅速开始汇聚!

    颤动!

    动荡!

    无数大道之力,在这一刻,忽然泯灭,消失。

    天空之中,仿佛出现了一轮太阳,一轮明月。

    一切大道之力,都在迅速消散,被吞噬,被泯灭,被耗空,所有人体内的大道之

    力,都在疯狂消散,和那些世界,开始融合,建造一个刚刚打造而成的虚幻世界。

    对面的天方,手中无形之剑,撞击而上,忽然开始崩断。

    好像瞬间消磨掉了一切大道之力!

    天方愣住了,看着李皓,有些呆滞,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我混沌无敌!

    为何我的大道之力,我的空间之力,正在疯狂流逝。

    “李皓!你耍诈1

    他怒吼一声:“我一次次让你,一次次等你,只为了见一次真正的时光,见一次

    绝对时空,你为何要骗我”

    长剑,从天而落!

    仿佛劈开了整个混沌,仿佛劈碎了所有的黑暗。

    天方披头散发,眼中满是绝望。

    为何会如此?

    空间之力,强大无匹,怎会不敌这股特殊之力,这不是时光

    时光不是这样的!

    还有什么,可以超越时光的力量吗?

    绝望!

    当绝望爆发,他愣了一下,心中仿佛浮现出一道门户,仿佛浮现出了一些东西,

    仿佛在这一刻,聆听到了什么。

    化凡!

    这一刹那,他知道,这股特殊之力,到底是什么了!

    化凡!

    时光,回归平凡?

    他呆呆地看着李皓,呆呆地看着所有人,他有些失神,有些恍惚

    “不可能不会的李皓你们骗我”

    他脑海中,浮现出百万年前的那一幕。

    那一日,他在天方,见到了一人。

    那一旦,他们论道诸天,他们提出了绝对时空的理念,那一日,战说,绝对时空

    ,是有可能存在的,但是后来又说,当绝对时空出现的那一日,一切,也许都将结

    束。

    那一日的战,到底是何意思?

    他口中的时光,到底是否是他的时光?

    他一直觉得,战是逃避,是不愿意去面对自己,面对混沌崩碎。

    可今日好像有些明白了。

    战回归了平凡。

    他不是自杀!

    他只是正常的死去罢了。

    天方呆呆地看着李皓,此刻,整个混沌剧烈颜动,无数大道之力,不断崩灭!

    而李皓,却是趁着这一刻,探手一招,一股特殊本源之力,浮现在天地之间,他

    忽然不管天方,直接追逐而去!他朝着混沌,追逐而去!

    这一刻的李皓,仿佛欣喜若狂,他朝着远处,那一个世界,那一个小小的世界,

    不大的世界,不大的小城,疯狂追逐而去!

    身后,黑豹迅速追逐而去,袁硕趔趄着,笑着,也疯狂跟着追去!

    此刻,人王也咧嘴大笑,朝着那远处,那遥远的新武之地,腾空而去,脚下有些

    趔趄,却是欢快无比,他看到了,看到了无数新武人,正在那新武之地,开始复活。

    苏宇也笑着朝万界所在飞去,身上大道之力,正在被泯灭,正在被消散。

    “走了1

    此刻,有帝尊哈哈大笑:“再不走,大道之力全部泯灭,我们就要掉下去摔死了!哈哈哈化凡成功了哈哈哈我的世界,我来了1

    一群帝尊,疯狂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这一刻,唯独两人,一动不动。

    天方呆呆地看着,春秋却是茫然无比,怎么了?

    就对了一剑,混沌好像出现了剧变!

    “李皓怎么了?”

    她大声咆哮,“我的力量在疯狂流逝,李皓,天方还活着!李皓你去哪?”

    干嘛啊!

    你们去哪啊?

    战斗还没结束,天方还活着,而我的力量,却是被一股无形之力,疯狂吞噬,正

    在泯灭!

    李皓,你这混蛋!

    前方,天方一个趔趄,俯瞰下方,那无数世界,正在疯狂重组!

    他呆呆地看着,披头散发,身上的空间之力,正在疯狂流逝,他看着这一切,喃

    喃道:“绝对时空,到底是什么,是这样的吗?谁能告诉我这是不是绝对时

    空?”

    这个天地,变了。

    这个混沌,正在剧烈的变化。

    大道,正在泯灭。

    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亿亿万生灵,仿佛都在欢呼,咆哮,雀跃!

    他们,活下来了!

    对面,春秋顾不得了,此刻,她感受到了体内的无数能量,正在疯狂溃散,迅速

    朝着李皓他们跑去的方向追去,她仿佛看到了一个世界。

    属于我的世界!

    春秋之界!

    她仿佛听到了无数蝉鸣之声,她迅速朝着那边跑去,骂骂咧咧,我不知道咋了,

    为何你们都疯了?

    整个混沌都疯了吗?

    无尽虚空中。

    天方呆呆看着下方,看着那些世界,看着无数的生灵在雀跃,仿佛真的开心

    为何如此?

    无敌的力量,无尽的寿元,难道不是你们所追求的吗?

    这一刻,他倒下了,任由力量消散,任由那下坠之力,将他拖入地下,他看着天

    空,看着那日月一般的混沌之源,仿佛看到了战。

    百万年前一次相遇,便是今日之结局吗?

    战,你死了我还活着。

    可我好像也快死了。

    今日,是我两百万年寿元,也许,我是混沌中活的最长的人了。

    这一刻,李皓疯狂朝着一座城市飞去。

    力量,正在溃散。

    他不在乎!

    他欢喜无比,他雀跃无比,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气息。

    “爸,妈小远还有大家”

    他疯狂地叫着,吼着,仿佛回到了当年!

    这一刻,银城。

    一条马路上,一对中年男女,有些茫然,听着附近,那疯狂到了极致的呐喊声,

    雀跃声,茫然无比。

    怎么了?

    都疯了吗?

    还有,我们出车祸了,怎么没事?

    夫妻俩对视一眼,都很茫然,而不远处,一位少年,胆战心惊,也有些茫然,我

    我不是死了吗?

    阿皓呢?

    他怎么样了?

    他抬头,只听到无数欢呼声,炸裂人心!

    “银月王1

    “银月王1

    “”

    银月王?

    此刻,不是天星历吗?

    哪来银月王?

    没有抹除谁记忆,所有人,都听到了,看到了,感受到了,包括银月人。

    他们知道,他们的王,胜了!

    此刻,他们身边,仿佛也多了一些人,有人茫然,有人畏惧,有人惶恐

    有人在疯狂欢呼,有人茫然无措。

    有人仰天大吼,有人看到了一尊尊昔日强悍无比的存在,正在从天空落下,

    甚至是坠落!

    狼狈无比!

    那银城之地,几人看天,那中年男女,呆滞无比地看着天上,喃喃道:“老婆,

    天上有人掉下来了1

    “瞎说”

    女人被吵的头疼,却也忍不住抬头看去,这一看,愣住了,一道道身影,仿佛从

    天空掉落了下来,隐约间,她好像还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怎么那么像我儿子?

    “爸妈1

    “小远1

    吼声,传荡开来。

    这一刻,呐喊声,仿佛停下了,无数银月人,都在看向一个方向。

    那天空中,一位位强者在坠落。

    昔日,横扫无敌的实力,今日,仿佛全部消失。

    一条狗,盘旋在天空,转的晕头转向!

    一位老人,从天而落,砰地一声,砸落在地,揉着老腰,痛呼一声,他么的,好

    痛!

    不至于这样吧?

    也太狠了,除了肉身强大点,好像真没了,我这徒弟,也太狠了吧!

    轰隆一声巨响!

    李皓坠落在地,咧嘴,龇牙,看向远处那中年男女,又使劲朝着更远处一位少年

    挥手,高声呐喊:“小远,我在这1

    喊完,抬头,看向那惊呆了的中年男女,龇牙傻笑,如此灿烂

    “爸妈我在这1

    中年男女,呆呆地看着,看着儿子,从天上掉了下来,不敢置信。

    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呢?

    还没摔死!

    “汪汪汪1

    一条黑狗,扒拉着李皓的腿,生怕李皓将它丢弃一般,死不撒手。

    不远处,一身黑衣的女子,黑衣化为红色,朝着那中年男女看去,又朝李皓看去

    ,在李皓还在狂喜瞬间,忽然开口:“爸妈我是李皓未婚妻”

    李皓呆滞,朝着不远处看去。

    那女子,转身便走:“我先回家,等我来找你,你跑不了的1

    李皓呆滞无比!

    “林红玉,都已经是无道时代了,我什么都不是了1

    李皓咆哮:“你比我大十岁!我根本没想过和你结婚这是新时代了,新时代!s

    无人理会。

    林红玉一身红衣,翩然离去。

    我会来找你的!

    哪怕时代已经更替。

    中年男女,愈加呆滞,什么情况?

    没看懂,只是好像我儿子,居然和人订婚了,我们怎么不知道?

    不远处,那惊惧的少年,迅速赶来,瞬间拉住李皓,焦急无比:“阿皓,有人要

    杀你”

    此刻,甚至顾不得那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李皓龇牙笑了,重重拍着他的肩膀,笑了:“我知道,他们死了,都死了,被我

    杀了”

    砰地一声!

    中年男子,一巴掌拍在李皓头上,低喝:“胡言乱语,杀人犯法的别瞎说!

    那久违的感觉,让李皓欣喜无比!

    “这狗挺肥的,怎么一直拉着你?”

    “咱家可不许养狗阿皓,不能养狗,野狗很脏的咦,还挺干净”

    这一刻,夫妻俩,甚至遗忘了四周的剧变,只是看着李皓,露出笑容,他们觉得

    ,自己好像被撞死了,可是,他们好像又活了。

    真奇怪!

    不远处。

    一位位从天掉落的武师们,看着这一幕,都笑了。

    侯霄尘拉着玉罗刹,朝李皓摆了摆手,转身便走。

    南拳耸耸肩,哈哈一笑,一弹而起,哈哈笑道:“银月武林,永远都有我们的传

    说1

    袁硕看着身边的女子,也笑了起来,斯斯文文,捋了捋胡子:“慢了一辈子,好

    在最终没有错过你1

    碧光剑看着他,有些羞涩,环顾四周,见无人看到,掐了他一下,面露娇羞。

    袁硕哈哈一笑,牵着她转身离去:“李皓回头去学院,完成学业”

    李皓回头,龇牙一笑。

    夫妻俩更懵了!

    那又是谁?

    不认识啊!

    “江湖还在吗?”

    这一刻,有人感慨一声,“侯爷,有缘再会了1

    说罢,哈哈一笑,一跃而起,飞身而去。

    干无亮的笑声,传荡而来:“最后喊你一声侯爷了今日,我是干无亮,前途

    无量1

    一位位武师,朝着李皓挥手,道别!

    此去,也许还会再见,也许不会了。

    李皓挥舞着手臂,露出由衷的笑容,一一道别。

    大道之力,还在疯狂流逝。

    这个时代,大道之力,会彻底消散一空,也许,我们便是最后一代武师了。

    等我们死后,这个时代,便不再有武道了。

    可是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新时代,新世界,银月1

    这一刻,呐喊声,再次传荡而来。

    遥远处,这一刻,更大的呼喊声响彻四方。

    “人王无双1

    此起彼伏声,居然传荡而来。

    下一刻,更远处,也响起惊世之声,“宇皇无双1

    片刻后,银月一静。

    瞬间,爆发出更强烈的呼喊之声。

    “魔剑无双1

    天地,欢呼声此起彼伏!

    “都疯了吗?”

    那中年男女,捂着耳朵,觉得不可思议,是不是都疯了?

    没一个正常人了?

    全世界,都疯了吧?

    遥远之地。

    一片荒漠之上,一位头发披散的老人,感受着时光的流逝,依旧睁着眼睛,看着

    天空,听着那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忽然,露出了一些笑容。

    喃喃声,随风而逝。

    “时光归于平凡”

    “我的绝对时空是在这吗?”

    生命,渐渐走向终点。

    李皓,你不杀我,我也活不了了。

    可我,好像也没那么遗憾。

    我以为,我会很遗憾的。

    好像没有。

    风卷尘沙,无数黄沙,渐渐覆盖了老人,老人,渐渐闭上了眼睛,这天,好亮!

    这欢呼声,仿佛在为我送行。

    我活了两百万年,今日,我走了。

    天方闭上了眼睛,脸上,渐渐露出一抹微笑,活的够长了。

    黄沙席卷,遮掩了一切。

    ps:星门就到这了,也许不尽人意,也许结局并非大家想象的那样,老鹰

    尽力了,这样的结局,也许也是老鹰几年来的心态转变吧,一切归于平凡,时光就在

    身边,珍惜身边人,江湖留在心中吧!

    朋友们,江湖再见!

    稍晚一些,会写一篇完本感言,星门在这,画上了句号,感谢大家一路相随!